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绝配娇妻小秋](19-20)[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绝配娇妻小秋](19-20)[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2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绝配娇妻小秋之——小秋的第一次失身
 
  第二天早上,早早滴就被小宝吵醒了,小秋去喂了一下奶,揪着我的耳朵, 把我弄醒了,然后质问我:「看你干的好事,昨晚怎么不帮我穿胸罩,看流出来 的奶,把被子都弄脏了。
 
  我皱了皱眉头,装作无辜地说道:「我以为昨晚我吸干净了。」小秋又是忍 不住笑出声来:「打死你,还贫嘴。」被这么一闹,也没了瞌睡,看了看手机, 才5点多。于是我坐起来,把小秋搂在怀里说道:「我发现你越来越娇了啊,洗 澡都不愿意擦身了。」小秋得意地说道:「对啊,这叫良性竞争,你不宠我,爸 愿意宠我。」突然发现小秋,总是三句离不开爸。这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就 问道:「昨晚爸手伸到你裙子里做了什么啊?」小秋不耐烦的说道:「还能干嘛? 欺负你老婆啊。」说实话,小秋有时候有点马大哈,就是逼她描述,估计也描述 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就没准备问下去了。
 
  没想到小秋居然反问我:「你真的想知道吗?」「想是想,但是就你那语言 组织能力,就是说出来,也会让人不想听下去」,我把心里话如实地说了出来。 
  小秋皱了皱眉头说道:「是吗?你知道吗有些话并不能亲口表达出来,但是 却可以用文字写出来,你不要小看你老婆,怎么说你老婆当年也是文学组成员。」 我用蔑视的眼光看了看小秋,然后用不相信的语气说道:「呵呵,是吗?我怎么 从来没发现。」「是吗,那我就证明给你看。」小秋说完就打开笔记本,又打开 了记事本。然后看了我一眼,说道:「在我没写完之前,不许插话。不许笑,听 到没。」「呵呵呵」
 
  「听到没」
 
  「呵呵呵」
 
  「死人啊,我问你听到没?」
 
  我学着赵本山口吻说道:「你这不是不让我说话吗?」
 
  说完小秋气得快不行了,然后狠狠地说道:「我现在开始写,你要敢说话, 你就死定了!」
 
  说完小秋歪着头咬了咬嘴唇,想了会,然后在电脑的记事本上写道:「爸轻 轻地把我的脚抬起来,我不知道要干嘛,但是明显感觉到了一股从人嘴里呼出来 的气息,我心想完蛋了,爸不会学AV里那样亲我的脚吧,那样也太大胆了吧。 就在我吓得不知所措时,感谢老天,爸并没有做出那样的事情,而是帮我按摩脚 背跟脚腕,而脚底又传来爸嘴里温暖的气息,舒服得快要眩晕了。乃至于爸在不 知不觉间把我的腿抬的很高都不知道,直到感觉两腿之间飘来一股凉风,我才知 道,我走光了,而且肯定很严重,想到爸肯定看到我穿的性感的小内内,我小妹 妹不争气地分泌了第一股爱液。
 
  好在爸很快放下我的大腿,但是没想到第二波进攻又开始了,爸温柔地按摩 着我的小腿,说实话,那都不叫按摩了,而叫抚摸。而我也知道,爸今晚肯定不 会局限于抚摸我的小腿,他会摸到哪里呢?会有多大胆呢?我到底该不该拒绝了 呢?该不该听志浩的话呢?说实话,我真的没了主张,这就是传说中的六神无主 吧?
 
  于是我选择装睡,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心想:「爸,你的媳妇已经睡着了, 任由你揩油,任由你凌辱吧。」而爸果然很大胆,手掌一路向上,丝毫不害怕我 「醒来」,放肆地在我大腿根部游走,好几次都碰到我的小妹妹。
 
  但是我却一点不想计较,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志浩都说做吧,那我就做 吧,又能怎样?我爱我老公,我爱听他话,我心甘情愿,不知道为何此时,我却 想到了志浩,我最爱的那个人。
 
  就在我想的入神时,爸突然摸了一把我屁股,不,准确地说是捏了一把。我 吓得赶紧「啊」的一声,而父亲也吓得赶紧缩回了手。
 
  我心想,这时如果醒来斥责爸,那后果肯定很难堪,于是我急中生智,喊了 一声「志浩,老公,嗯,好舒服。」我心里暗自佩服自己的聪明机智,可不是吗? 志浩一直说,当初爱上我,并不是因为我漂亮,而是因为我聪明,但是自从生了 小宝后,我感觉我笨多了,斗嘴也斗不过志浩,经常被他欺负被他耍的团团转, 很多时候的反应都慢半拍,我讨厌自己变笨的感觉。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想了多久,直到爸的手又开始伸到我裙内时,我知道我 的聪明点子成功了,我有点暗自得意,但是马上又想,天啊,我怎么可以暗自得 意呢?乱了,乱了,啥都不想想了,听天由命,任由爸胡作非为好了。
 
  而真的被我的乌鸦嘴说中了,爸真的开始胡作非为起来了,只不过温柔了许 多。温柔地慢慢地在我的屁股上游走,甚至想伸进内裤里抚摸。
 
  但是爸,你不知道吗?今晚你媳妇的内裤可以从两边解开的,特意为你穿的。 但是没过一会我就开始恨我的乌鸦嘴了,难道男人在这方面都是天才吗?爸居然 解开了我的内裤。
 
  解完一边后,爸就急不可耐的抚摸我的屁股,而这次没了内裤的阻碍,我能 明显感觉到爸那粗糙的大手。
 
  没过一会,父亲就开始进攻我的小妹妹,但是发现我的腿夹得太紧时,爸又 退出手,轻轻地分开了我的大腿。
 
  此时我的小妹妹,没了裙子的保护,没了内裤的保护,没了大腿的保护,孤 零零地在冷风中等着公公那粗糙的大手来欺负,好羞人,却也好刺激。
 
  我不知道我为何能变得如此大胆,或许是因为有一个宠我的老公吧。
 
  爸没让我有时间多想,粗糙的手指如约而至,急匆匆的分开我的湿答答阴唇, 就想溜进来。但是却又把我弄疼了,因为爸并没有修指甲,我又本能的「啊」, 然后又狡猾地叫了两声「嗯,啊,好舒服。」爸并不是毛头小伙,可能知道指甲 弄疼了我,便没有再想溜进去了,反而是开始玩弄我那充血发硬的小豆豆。 
  我哪里受不了这般挑逗,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怕什么呢?爸这个 做贼的都不怕,我怕什么?我只是在做个春梦而已。我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会,爸突然停了下来,他要干嘛?难道真的要做了我?我心想此时我还 能拒绝吗?怎么拒绝?
 
  隐约中,听到爸解开皮带的声音,天啊,我都紧张到嗓子眼了,难道真的要 被爸做了?天啊,真的要被人生中的第二个男人插入了吗?天啊,天啊,天啊。 
  但是我又转念一想,难道还有比今晚更好的机会吗?也许真的没有了,志浩 不在乎,我该在乎吗?我想在乎,却又不想让志浩失望,算了,就当一场春梦好 了,这不,我本来就在睡觉吗?
 
  就在我横下心的时候,电话居然响了,听铃声应该是爸的。该死,怎么会在 这个时候来电话呢?下定决心容易吗我?
 
  爸果然老实人,居然慌里慌张的接了电话,我恨爸,你就不能脸皮厚一点把 电话挂断吗?不能今晚把我做了吗?下次再也不给你机会了。
 
  我想溜进房间,却想到内裤还是被爸解开的,于是我趁着爸接电话的时候, 迅速地系好了内裤。而爸永远可能不知道,她的媳妇走回房间时,内裤为啥没有 掉下来。
 
  晚上老公回到家里,志浩说我变娇了,其实错了,是变笨了,因为以前我很 聪明,聪明得有一堆朋友,能让朋友哈哈大笑,能让老公喜欢,总能想出好多好 玩的点子,我就是所有人的开心果,能跟志浩斗嘴斗半天,但是现在我却变笨了, 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如果我不撒娇,还能怎样呢?
 
  我知道老公你现在一定很想开口说话,但是你还记得你刚才的承诺吗?我没 写完,不许说话。
 
  之所以对你说了这么多,是因为昨晚我回到房间想了很多,也是你回来为啥 看到我躲在被窝里。我想了很多,回忆了很多,回忆自己为啥爱上你,为啥选择 你。
 
  我突然想明白了,因为跟你在一起真的开心,因为你总是鼓励我做真正的自 己,那真正我的又是什么样呢?
 
  就在昨晚我突然想明白了,那就是重新找回聪明的那个我,因为自从变笨了, 我自己都讨厌自己,那又怎么会快乐呢,不怕你笑话,昨晚一系列的反应,让我 感觉到,我还是个反应聪明的女子。
 
  还有最后一点,等下你直接去上班吧?就对爸说,我生病了。因为,昨晚我 真的好郁闷,真的不想给爸任何机会了,但是又不想你失望。所以再给爸最后一 次机会,我今天在家装病,如果爸不能把握好机会把我做了,我希望你以后永远 不要提了。
 
  就这样,亲爱的老公,你的老婆文笔并不差,也并不笨,你快去上班吧。早 饭不要吃了,因为快要迟到了。
 
  听到小秋这么说,我下意识的看看了电脑桌面的时间,居然已经7点多了。 
  于是我第一次用这么感动,这么爱慕,这么佩服的眼神看了看小秋,然后微 笑着起来刷刷牙,洗洗脸。
 
         绝配娇妻小秋之——小秋的第一次失身
 
  来到了公司,突然感觉一身轻松,因为这么多天以来,我总是担心自己是不 是对小秋要求的太多,她自己又总是拿不定主意,又怕她在家里把跟爸的事情搞 的很难堪。
 
  但是此时,我却一点不用担心,因为我那聪明的老婆又回来了。我可以安心 的上班,白天想那些男欢女爱干嘛?我就安心的上班,安心的努力打拼。 
  至于那些刺激或者好玩的事情,都可以晚上回到家里跟小秋一同体验。所以 整个白天,我都心无旁骛的在工作。
 
  晚上回到家里发现小秋已经起床了,居然没有「病怏怏」的装病,我疑惑地 看了看小秋,就被小秋拉到饭桌上吃饭!而父亲则是一脸尴尬的没说话,我也猜 不出今天小秋跟父亲发生了什么?
 
  吃饭时,小秋倒是先开口了:「老公,你来尝尝,这是爸做的菜,看看是不 是比我做的菜难吃多了。」我知道我那个伶牙俐齿的老婆又回来了,我可是领教 过「巅峰状态」小秋那巧舌如簧的厉害,所以我选择忍辱负重的方式说道道「呵 呵呵,反正我烧的菜最难吃」但是却又在心里犯嘀咕,小秋怎么可以对爸这么无 礼?难道家里真的发生了什么?
 
  小秋洗碗时,我忍不住问道「老婆,今天怎么啦?」「你没看监控啊?」 
  「没呢,想跟你晚上一起看呢!」
 
  「哦,那就晚上一起看,不是更好吗?到时你不就知道了,」说完小秋红了 脸。
 
  在我的催促下,小秋很快收拾好了家务,跟我一起回到房间了!
 
  拉着小秋匆匆洗了澡,就来到了床上(因为我有预感,监控很刺激,今晚肯 定有战火。)打开录像,小秋叫我直接把时间调到早上10点。
 
  这时只见父亲抱着小宝进来,说是小宝饿了,要吃奶。
 
  小秋有气无力的说着:「喂点奶粉好了,好困,不想动。」父亲则说,那你 用挤奶器挤一点,等下我来喂小宝。
 
  小秋突然话风一转,说道,算了,还是我来喂吧:「说完爬了起来,然后也 不管父亲在场,隔着睡衣解开了胸罩,说道」爸,把小宝给我。「
 
  然后父亲把小宝给了小秋,小秋看到这补充到,你爸坏透了,总是找机会碰 我的乳房。
 
  我指了指画面问道:「刚才也碰到了?」
 
  小秋:「嗯!」了一声。
 
  喂好了奶,过了后,父亲又走了过来,抱走了小宝!
 
  我就问,这次碰了没有?
 
  「你傻啊,这次更容易碰啊!」
 
  我呵呵无奈笑道。
 
  小秋说道,喂完小宝,她故意没穿胸罩,因为等下奶水肯定把睡衣打湿,爸 肯定编出理由轻薄她了。
 
  快进到了12点,只见父亲先是把婴儿床里的小宝喂了点粥汤,又对小秋说 道:「小夏,要不要我盛点给你吃?」
 
  小秋装成睡死的样子,没有做声!,看到这,我对小秋贼贼一笑,小秋毫不 害臊地说道:「这在语法里叫承前启后。我现在睡的很死,那说明昨晚我则是睡 的很死,说不定等下下午也会睡很死!」
 
  我接话道:「你这叫党啥时候让我睡的很死,我就啥时候睡的很死」
 
  小秋听完在那格格笑。
 
  这时监控里父亲摇了三下小秋,小秋才「睡眼朦胧」地说道:「怎么啦?爸?」 
  父亲说道:「中午啦,感冒好点了没?」
 
  「没呢,头还是痛。」
 
  「那起来吃点吧,我给你煮了点粥。」
 
  「哦,不想吃了。吃不下」
 
  「那怎么行,我给你盛过来。」说完,父亲就转身去了厨房。然后端了一碗 粥和一碟咸菜进来了。
 
  小秋有气无力又像嗲嗲地说道:「爸,我真不想吃。」
 
  「不行,那要搞怪身体的。来,我喂你。」爸说完就要喂小秋。
 
  都说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乎乎的,因为父亲出于对小秋的喜欢,总是不自觉 地做出很出格的事情。
 
  小秋哪好意思让父亲喂她,「吃力」地坐了起来,端起碗「有气无力」的吃 了几口。但是吃了几口后,小秋像是变得不会吃饭一样。总是把粥洒落到胸前。 
  父亲连忙说道:「这丫头,等下我打盆水让你擦一下。
 
  就这样小秋总算艰难地把一碗粥吃完了,然后倒在床上就「睡觉」!
 
  父亲看到小秋这样,好笑地摇了摇头,收拾好碗筷就出去了。
 
  我正准备快进时,小秋颤抖地抓住我的手说道,「别快进,等下就…」说到 最后小秋声音细的连蚊子都听不到。
 
  果不其然,过了会,父亲又端了盆水过来说道:「小夏,起来擦擦脸。」见 小秋睡的「很死」没做声,就走过去摇了一下小秋,但是仅仅是一下。然后就没 摇了。而是幽幽小声像是自言自语地对着小秋说道:「那爸帮你擦吧。」说着便 拧干了毛巾,小心翼翼擦掉了小秋脖子那里的几颗粥粒。
 
  擦完了,父亲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看了小秋很久,居然俯下身子,把嘴凑 到小秋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两下。小秋则是装成睡梦中被蚊子咬了一样,用手在 嘴唇上摸了二下,然后把手放在嘴巴上了。(小秋说,她讨厌跟不喜欢的人接吻。)
 父亲见小秋这样,吓得退了几步,然后又等了会又喊道:「小夏,小夏,」见小 秋还是没反应,!
 
  父亲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小秋的被子,发现小秋居然没穿裤子,只穿了一条和 昨晚一样可以从两边可以解开的内裤!
 
  突如其来的美景,让父亲吓了一跳,赶紧盖好了被子。过了会,父亲又找来 一个毯子,原来是掀开被子后,用来盖在小秋的腿上,怕小秋冻醒!
 
  这样被子被掀开了,昨晚的一幕又要续演了。
 
  父亲又是急不可待的摸了摸小秋的小穴,见小秋跟昨晚一样没反应。驾轻就 熟地解开了小秋的内裤,不同的是,这次两边都解开了,这是明摆着要大干一场 的节奏。
 
  当完美的年轻少妇小穴展现在父亲面前,父亲则先是轻轻地把手指插了进入, 不同的是这次父亲修了指甲。
 
  小秋又嘤呤叫了一声:「嗯,好舒服。」
 
  看到这,我问小秋怎么不叫我的名字了?小秋说道:「做春梦不一定是跟自 己老公啊!」父亲用手指插了会,突然看到小秋穿着松散的T恤,又忍不住摸向 小秋的胸部。小秋哪受不得这样上下其手?不管不顾的「嗯,嗯」轻声呻吟了。 
  父亲可能受不了刺激,麻溜地解开了裤子,露出了那黝黑的家伙,急不可待 的就向小秋的小穴奔去。
 
  小秋娇躯一震,紧张的抓紧了床单(难道不怕父亲发现吗?)。
 
  而父亲就像饿虎扑食,用大龟头撬开了小秋的小穴大门,迅速地全根没入了。 
  小秋立刻失声「啊,啊,哦,哦」叫了声。
 
  父亲也不害怕,而是开始有规律的做活塞运动。小秋则已经开始难受地扭动 她的蛇腰了。
 
  但是没过多少下,小秋跟父亲异口同声地叫出声了:「啊,啊!」原来是父 亲久疏战场,居然射了。
 
  这时小秋终于喊出来:「老公,不要拔出来,射的满满的!」小秋说是怕刚 才露馅了,做收尾工作。我嘲笑道,「这叫欲盖弥彰吧?」说完我准备关电脑, 没想到小秋不让关,我惊讶地问道:「难道爸还梅开二度了?」小秋低着头说道: 「接着看就是了!」
 
  父亲帮小秋盖好被子后,匆匆离开了房间,并把门轻轻关上了,小秋睁开眼 准备起来,看了看地上的脸盆,又躺了回去。
 
  果不其然,过了会,父亲又回来了。观察了会小秋,发现小秋还是跟刚才一 模一样的睡姿后,又喊了声小秋。见小秋没做声,居然又掀开了被子。
 
  看来真的要梅开二度了!而且这次父亲更加大胆,上来就伸进衣服摸小秋的 奶子,摸了会,居然把T恤掀了上去,一口含上了小秋的奶头,津津有味地吃着! 
  小秋敏感的身体自然又忍不住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呻吟了。
 
  见小秋又开始叫床,父亲像是受到了鼓舞一样,麻溜利索的解开了小秋的内 裤,然后就把那黝黑老二对准了小秋的嫩穴,但是却不动了!
 
  我问小秋怎么了,小秋说,等下告诉我!
 
  父亲下面没动,上面可没闲着,一只手抚摸小秋的乳房,嘴巴吸着小秋的奶 子,下身也开始九浅一深地动了起来!我惊叹父亲的胆大妄为,这哪里是偷奸, 这分明是光明正大的挑逗小秋啊!
 
  小秋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多点进攻,不一会就大声叫床了,「哼呜,哼呜」1 6女生要哭的样子有规律地叫着床!
 
  因为父亲才刚射了一次,这次明显持久许多!又开始一顿冲刺!
 
  小秋在那紧皱眉头,嘴巴张的老大。
 
  这时父亲不知道受了啥刺激,居然吻向小秋那张大的嘴巴。
 
  就在此时小秋吓得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父亲也吓得停止了动作。过了片 刻,还是小秋首先发出了声:「爸,你这是干嘛?我是你儿媳妇啊!」父亲居然 说道:「小夏,爸真的好喜欢你,想你快想疯了。你让爸做一次,爸啥都答应你。」
 「不行,你快下去,我是你儿媳妇,被志浩知道了,我们就完蛋了。」「我知道 你也很需要,刚才你是装睡的对吗?」小秋愣了几秒,一个巴掌甩向父亲,: 「我生病了,亏我那么尊重你,你却趁我生病了…你快下去」说着便推父亲下去 了!
 
  父亲没想到小秋敢打他,愣在床边不动。
 
  「你还不快滚?」小秋吼道。这一吼,居然把小宝吼醒了。
 
  父亲作势要抱小宝,小秋抡起父亲的衣服就砸了过去:「不用你管,快滚出 去。」父亲只好悻悻地走出了房间。
 
  小秋赶紧反锁了房门,哄了会小宝,就进卧室洗澡了!
 
  还没等澡完,父亲就在外面敲门:「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一时糊涂,以后不 会再犯了,求求你不要告诉志浩,不然这个家就完了啊!」小秋叫我快进到4点 29!
 
  只见这时父亲又在敲门,喊道:「小夏你让我进来,我求你了。」这时小秋 开了门冷冷问道:「你想干嘛?」
 
  父亲可怜兮兮说道:「我真的是一时冲动,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志浩啊,不然 就完了啊!」「是你完了,不是我完了,要不是看在志浩的份上,我早就报警了, 此时你就在派出所了!」父亲一听派出所,腿都软了,毕竟上次才进去过,快哭 出来的样子:「我的好儿媳,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畜生的 事情了!」「好,你发誓!」
 
  父亲真的跪在那发誓「以后,我某某某要是再对小夏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情,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要不是这个家庭的份上,我是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志浩马上就要下班了,不要被志浩知道了!」「哦,谢谢小夏啊,你真是太贤惠 了。我真不是人啊!」「好啦,好啦,你快出去做饭,别让志浩回来觉得哪里不 对了。」「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看着父亲的狼狈样,视频里的小秋笑了笑,我也勉强挤出了个笑容说道: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毕竟是爸啊!」「过分?等你听完整个过程,你就知 道不过分了。!」「整个过程?」
 
  「对啊,你只看到了表面,哪里知道你爸的坏心思?我把整个过程写出来吧!」 虽然下面很硬,但是我还是忍着说道「哦,好的」于是小秋又打开笔记本,用她 的文笔为我展示了整个过程!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