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石秀传]
[石秀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石秀传
 

 
  自从那天和巧云有了肉体上的关系之后,我们两个人几乎是每隔几天就会行 云布雨一番。你问我既然美人在怀为何不来个夜夜春宵?我也想啊,但是我石秀 再英雄好汉,也经不过那种纵欲啊,一个正常人的「精力」可是有限的。 
  至于我那杨雄大哥,他对我和巧云的事似乎没有多大反应,毕竟他本来对巧 云就没有真正的爱情,而撮合我们的也是他。
 
  平常我还是做屠户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虽然我也会想到梁山的事,但是 就在身边的温柔乡却令我无法抽身。我,还是喜欢过安稳的生活吗?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当你几乎认为它是一成不变的时候,它就会给你来个不 小的转变。
 
  今天是个大冷天,大部分人都在家里躲在炉子边取暖。我这生意自然也是非 常冷清,所以早早就关了门面。这种天气衙门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杨雄便约 我一齐去我们常去的酒馆喝几盅。
 
  谁知我们刚到了在城门附近的马记酒店还未进店就见城门外迎儿一个人慌张 地跑了进来,满是香汗的粉嫩小脸上充满了著急的神色,本是梳成辫子的秀发也 在此时有些散乱,不停着起伏的胸脯说明了她跑了有一段路程。当看见我们迎上 时她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并急忙娇呼道
 
  「官人,夫人在庙中有难!」
 
  她的口气有着不容人质疑的肯定,为了节省时间我乾脆把迎儿抱入怀中,和 杨雄两人全力施展轻功直往那名为「五佛」的寺庙奔去。
 
  在途中,被我抱在怀里的迎儿半带着哭音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夫人和潘老爷带着奴婢一齐去五佛寺上香,进了庙却发现那里的和尚换了 一大半。
 
  夫人问起,新主持裴如海说是以前的主持是他的师兄,因为带着一群弟子云 游去了而托他看管五佛寺。当夫人上完香之后,那和尚要留下夫人同进素餐,夫 人本要回绝,但潘老爷却说不要辜负主持的好意,我们才留下。」
 
  这时我感觉到迎儿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连忙给她输了一些功力。她微微抬起 小脸,用一双明媚的眼睛感激地看了我之后又继续说道:「夫人暗地里跟奴婢说 她看庙内除我们之外竟无任何香客,那个和尚肯定不安好心,所以吩咐奴婢去找 大爷和二爷。没想到刚刚出寺门就听到了夫人的叫声,定是出事了。」
 
  正说着,那间寺庙已经在我们的眼前出现了。我们听着迎儿的指引直接往寺 后的一排厢房奔去。在途中还有几个和尚想阻挡我们,但那些人的武艺远不是我 和杨雄的对手,很乾脆地一人一拳料理了。但在离迎儿所说的厢房还有一点路时 却出现了三个一看就知道是不好对付的和尚。
 
  三个和尚大概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也不发话直接就用月牙铲和拳脚向我 们招呼过来。我对上了那个手持月牙铲的和尚,别看他五短身材,使起月牙铲来 却自有一派威风。
 
  第一次和有武功在身的人真才实料的格斗,同时还要顾着身后的迎儿,让我 一时不免有点手忙脚乱。
 
  耳边只听着「呼」的一声,我又勉强避过了那矮和尚的一铲横扫,这次连胸 前的衣服也被割破了。身后迎儿发出的一声惊呼让我想起了巧云的情形,提醒我 不能和这位再耗下去了。
 
  趁着他因为这被我躲过的一铲来不急回防,我一拳直奔他的面门。没有任何 的花俏,这迅猛的一拳令他只顾着防护上盘而不顾下身。
 
  如果我有更强的功力,这拳或者能直接打断那只月牙铲之后并把那张看了一 眼就知道即便是最丑女人也看的不上眼的脸打个粉碎。
 
  当然,我并没有那份功力,有些事情是不能因为你有天赋就能获得的。所以 我这一拳没有打下去,而是半途收了回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这位矮和尚脸上的表情只能用「扭曲」这两个字来形容,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自然是我充满了真气的膝盖直接撞上了他没有防护的下阴部 位。不用去想也知道这位大和尚那男人之象征已经成了一堆碎肉了。
 
  看著他如烂泥般瘫倒在地上的身体和染血的胯下,同为男人的我不禁有了一 点罪恶感。
 
  不过那念头在我脑中之存活了只有一秒还不到的时间。抱歉了、这个世界俺 才是主角啊。
 
  正施展独门擒拿手同另两个和尚缠斗的杨雄看到我解决了我这边的便喊道: 「兄弟、我这边不要紧。你赶快去看看巧云有没有事。」
 
  杨雄的情形比我自己刚才好的太多了,以一对二还能游刃有余,倒是终于让 我了解自身和他相差的有多远。
 
  我拉着迎儿向那个厢房跑去。一路上并无阻拦,我们很快地到了那厢房的门 前。一脚揣开了房门,眼前的景象让我身体内的血液霎那间沸腾起来。
 
  巧云身上的衣物支离破碎,丝毫掩饰不了她洁白的身躯,露出的白皙皮肤上 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显示她之前的挣扎。她一头秀发散乱,平时恬静的秀脸 此时充满了惊慌,一双玉臂正竭力推开那边发出淫笑边压上她的和尚。
 
  嘿、我倒是不反对对女人用强,但应该只有我一人有那种特权才对,本人才 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其他闲杂人等靠边站吧,主角的权益不容他人侵犯! 
  没打任何招呼,我飞身以迅雷之势一拳直往那和尚打去,直恨不得把他打个 稀八烂。
 
  但当我的拳头离他还有几公分时带起的风声却给了他警告。
 
  转过身来的他还是迟了一步,我充满恨意的一拳立时把他没有设防的胸口打 得直塌了下去。但是他也有了还击的时间。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我堪堪避过了左胸的要害部位,但他这垂死一击是怎 么也无法完全躲过了。旁边巧云和迎儿两人看到我面临的危机情况不由得双双惊 呼出声,但我也无暇理会她们。
 
  然而,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这一掌虽然结实地按上了我的胸口却只让我微 震了一下,上面所带的内力居然被我布在胸前的罡气导引着在一瞬间被全部吸入 到了我的丹田之内,就像那传说中的「吸星大法」一样。
 
  巧云和迎儿那两个旁观者看到的是一付诡秘的情形,自从我被击中之后我和 那和尚就一直维持着那样的姿势僵在那里,和尚的手好似黏在我的胸口一样。 
  我这当局者对这情形也是只有一点头绪,因为当初学的时候那赵师傅可从来 没提到过这种事啊。那和尚的身上的内功就一直从他的手掌上传到我身上,令我 不得不运起功来消化这足足四、五十年的功力。
 
  才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吸收完毕。而那和尚的脸色也只能用「死 人」来形容了,如非有我支撑他恐怕早就瘫在地上了。这时他以好像被人欠了八 辈子债的口气说道:「小子,你和当今皇家是何关系?」
 
  我摇了摇头算是否认。
 
  「你不是赵家的人?」和尚以惊讶的口气问。
 
  看到我又一次否定之后,他不由得又问道:「那这养生神功你是如何学来的?」 
  等、等一下,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练的内功的名字?看来我那赵师傅可能真是 宋朝赵氏的后裔,不过他这后裔也太窝囊了,为了钱连祖传神功也卖了,不过我 应该庆欣才对。
 
  心里是如此在想,口上却说道:「少爷我不知道什么养生神功,这一身功夫 乃是祖传。」
 
  「这世间惟有养生神功能够吸收并练化外人的功力为己用,洒家栽在你手下 不冤。」
 
  喂喂、问话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但是,我可不知道养生神功还有吸人功力 的作用啊。
 
  「我问你,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在此意图沾污妇女?」弄清楚他究竟是何人 对我更有帮助。
 
  「洒家裴如海,天运教外堂祭酒。本想在这寺庙物色合适的妇人为鼎炉来练 我教神功。」他大概想自己既然活不了了,不如实话实说送我点消息,也好留个 全尸。
 
  他的名字给我带来了不小的惊讶,没想到这原书中的风流和尚在这个世界却 变成了这么个人物,还有那个天运教也是原书中没有的组织,这难道就是梵亚口 中所说,这个世界的「自我适应」和「自我进化」?(听起来好像魔鬼高达三大 定律…呵呵~ )
 
  可我还是无法辨认究竟是因为我这个人的存在和所作所为给这个世界带来了 变化,还是这个世界是自己在进化?
 
  暂时抛开这些令人烦恼的事情,我伸指轻点和尚的死穴,他已经没有利用价 值了。
 
  一脚踹开地上的尸体之后,我走向巧云跟前,一把把她搂入怀中。
 
  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微抬秀脸紧盯着我,一双玉手抚摸着我的脸,似乎怕 我消失似的。一串串珠泪不断地从凤眼中落下。她用略为颤抖的声音问道:「弟 弟你…没事吧,姐姐刚才真的担心死了。」
 
  我先表示自己无恙安抚她。随后一边伸舌轻轻地舔去佳人秀脸上的泪水安慰 着她一边低声问道:「巧云姐姐,那死和尚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姐姐抵死不从…也幸亏弟弟你来的快了,不然姐姐一定会咬舌自尽, 为弟弟你保住贞操。」以毫不令人怀疑的语气从她的樱口说出了让我心荡的话语。 
  「姐姐你这份深情真让我不知何报答啊。」我不由得感叹道,同时运功于双 手在怀中玉人的洁白肌肤上缓慢地按摩着。在平抚她的情绪同时也清除玉肌上那 些令人触目惊心的青紫淤血处。
 
  「傻弟弟,姐姐都已经是你的人了,要报答的机会多着哪。」巧云含羞地娇 嗔道,纤纤素手探入我的裤内把玩着那不老实的小弟弟。
 
  她的举动也挑起了我的情欲,我将双手移到她那对丰满的奶子上慢慢的按摩 着,让她不由得发出了足以令人销魂的声音。
 
  但是我们两人都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安全地带,所以互相之间的爱抚并未持续 很久。
 
  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正想要检察裴如海的尸体时却看见一旁的 迎儿正盯着我和巧云,两颊上一片绯红。
 
  她看见我扭头过来便立刻把目光移开,低头羞涩地看着自己的绣花鞋尖。同 时也偷偷地扫视着我和巧云,就好像一个做错了事而被发现的小女孩。
 
  看著她可人的模样,我兴起了捉狭的念头。迅速地走到迎儿的跟前,我捧起 她那可爱的小脸。看著我的唇缓慢地接近,她开始惊慌起来。
 
  但是我并做出她所想像中的举动,而是轻轻在她那柔滑的秀额上吻了一下便 放开了她。
 
  迎儿眨了眨她那一双水灵大眼,脸上有着一丝错愕,但是慢慢地表情又变成 了不解,甚至还有着一点点失望。
 
  一边巧云看见迎儿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并调笑道
 
  「小妮子长大了,知道想男人了。」
 
  一句话把迎儿的脸变得通红,她抗声道「都是二爷在捉弄人家,夫人你怎么 也帮着调笑婢子啊。人家不依啦!」
 
  「好啦,好啦。刚才是我不对,姐姐你就别为难迎儿了。」我急忙打圆场并 转移话题「也不知大哥那边怎么样了,怎么不见潘伯?」
 
  我们正说之间,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进来的人正是杨雄,他身上衣物有几处 破损但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我急忙迎上前去表示关心,四个人互相一阵问候之后才达到真正的重点问题。 
  潘公究竟跑那里去了?
 
  巧云说她被裴如海拉进屋时潘公也被几个和尚捉了,杨雄则告诉我们他一路 上搜便了也没见到潘公。没办法,我们四个人只好分开来搜索。
 
  目送其它三人出门之后我并没有跟随。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我到了在屋角的 裴如海尸身跟前并开始搜身。杨雄说他没有听说过天运教,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心。 以裴如海的武艺只是一个外堂首领,这个天运教的实力可想而知。
 
  在尸体上我找到了一些零碎银子、一面刻着「天运」和「外堂祭酒」六个字 的银色令牌、还有一本上书「天运」的小册子。
 
  我打开册子的第一页,一行行熟悉的字跳了出来:
 
  「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 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乎?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云者为雨乎? 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
 
  这、这是庄子外篇「天运」的开篇啊!我的养生神功据说是出自内篇「养生 主」。
 
  当初赵老头还逼着我背庄子全篇说是能给我启示,可我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关 联。难道我的养生功能够吸取裴如海的功力跟我们所练的内功都是从庄子而来有 关?
 
  按住心中的不安,我继续看下去。册子中除了记载天运功的运行方法之外, 强调了以男女双修之法、阴阳调和为提升功力的手段。注重的是以肉体上的挑逗 与刺激来强化肉身、甚至于青春永驻、反老还童。
 
  书中的多数奇妙练功法如果不是我看到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是根本无法想 到,这几乎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而我的养生神功似乎跟天运功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联系,如果能够找到这两 种功法的关联……
 
  正思考之间,我感应到其它三人正返回这里,连忙把册子纳入怀里。
 
  杨雄三人显然是一无所获,而巧云因为找不见父亲不由得两眼泛红,我赶快 上前软语安慰一番。
 
  四人出了厢房边走边商量着下一步该如何,我趁机会提出为了避免因为杀人 而被官府捉拿不如反上梁山。
 
  杨雄、巧云、迎儿先是因为我的论调而震惊,然后又反驳说我们是因自卫而 杀人应该无事。但我先是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官府的腐败,又陈述了上梁山可 用梁山情报系统找潘公等好处和留下可能被天运教纠缠的之后他们的逐渐同意了 我的看法。
 
  杨雄更是提议把巧云许配给我,理由是反正梁山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和巧云的 事,而我和巧云又两情相悦,这样比较方便。我自然是先用理法不和等理由做势 推托一下,然后在其它三人一齐相劝之下欣然接受了。
 
  达成协议之后,一脸幸福的巧云一付小妻子的样子依偎在我身边,而旁边的 杨雄和迎儿也是一脸高兴。
 
  不过煞风景的人似乎无所不在,一个听起来就让人联想到「油腔滑调」四个 字的声音怪笑道:「清平世界,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人却要到梁山泊入伙。这天下 真是无奇不有啊,时某人甘拜下风。」
 
  随这话音一个秀才打扮、浓眉大眼的人从庙顶上跳下,正落在我的跟前。 
  著名的小偷居然还是个秀才?!不过以我和杨雄的功力之前居然没有感觉到 他的存在,可见此人必有过人的隐藏之法。
 
  「时秀才只梁上君子一能已令我等拍马难追」我讽刺道。
 
  时迁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又苦笑道:「没想到杨节级义弟的词锋如此犀利。」 
  杨雄打圆场说道:「请问时秀才有何贵干?」
 
  时迁急忙回道:「我时迁苦读经书只望报国,如今四大奸臣把持朝政,排除 异己。末才处处碰壁,一气之下便行那劫富济贫之事,不想为杨节级所拿。杨大 哥怜我遭遇便放我逃去,一直心存感激。今日本想在这庙做些无本生意却碰见四 位,想是天意。末才一直心慕梁山好汉,只恨无牵引之人。如今四位既然要去, 不知可否带上小弟一同前去?」
 
  「时兄之侠名我从大哥处所闻甚多,梁山泊如今广纳四方豪杰,我们便一同 前去又有何不可。」捧捧他吧,今后有用的上他的时候。
 
  「哈哈、石兄弟过讲了。」时迁笑道,似乎并不在意我的夸奖。
 
  「那里、那里,时兄江湖经验丰富,今后还请多多提点小弟。」千穿万穿, 马放的气是不穿的。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注意到他被我夸时眼底下流露 出来的得意神情。
 
     ***    ***    ***    ***
 
  这天我们一行人决定在一座无名山的脚下过夜。想想离做出上梁山的决定时 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可只走了一半的路程。古代就是这样,即使有马代步每日能 行的路程仍是不多。不过一路上到没出过什么意外,巧云和迎儿两个女人也不至 于受奔波之苦。
 
  此时迎儿正帮着时迁架起营帐,一张小脸因为劳动的关系变的一片粉红,煞 是可爱。
 
  巧云则是到附近的小溪洗衣服去了。
 
  杨雄去打猎去了,而我刚刚劈完柴,生起了营火。看看时迁他们并不需要我 的帮忙,我便借口要走走察看附近的环境,实际上还是找无人之地思考天运功的 事情。
 
  经过了这半个月我终于总结出了养生和天运两种功法各自的优缺点。
 
  养生神功是正统的气始丹田,走便各经脉之后再归于丹田的大小周天练法, 练到上层功法更可以直接吸收天地日月之气来达到自身阴阳共济。
 
  而天运功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运行方法一定要在男女二人之间,始于男方体 内的阳刚之气和女方体内的阴柔之气从两方交合之处互相运走,阴阳互补。练至 上层者更可达到心灵相通的程度。
 
  养生神功随时随地自己打坐就可运行,中高阶者甚至可在睡觉时自动运行。 但问题是只有练到九层以上的人才能真正开始吸收天地日月之气,在九层之前的 练功要点在于固本培元。但这种方法不免让练功之人体内行成阴阳失调,男性会 因阳气旺盛而性欲倍增,女性则反之。这样一来却造成男性可因为纵欲过度而精 元焕散,女性因为丧失交合欲望而阴气凝固。两种结果都会使人前功尽弃,终生 无法得观天道。
 
  当年我练此功之后进速神速,连赵老头也惊讶不已,可也就因如此让我阳气 旺盛,脾气易躁,一言不和便拳脚招呼,气上来连校长都打了。在云雨之事上也 比较早熟,十五岁就半强迫地干上了三十多岁数学老师,还把她满足的乐不思蜀 而成为我的性伴侣,之后三年更是因为有了跟七个不同女人交合的行为我的脾气 才慢慢平和下来。
 
  现在虽然我吸收了裴如海四十多年的内力,但对我这把养生神功练到五级的 人来说那只是增长了我本身内力的量,对养生神功并无帮助,甚至还因为要把那 些内力化为己有而影响了养生神功的进程。就因为如此最近阳气又有了回升的迹 象。
 
  天运功的优点恰恰是养生神功所没有的,它的要点一开始就全集合在阴阳调 和上。
 
  这样固然解决了养生神功九层之下无法吸收阴阳之气的问题,但非要经过男 女交媾才能练功的方法不但限制了功法的提升更容易使人身陷肉欲之中而不自知, 结果也是终生不能得观天道。
 
  两种功法一个强调自身的修养,一个是男女双修,但最终目的还是提升人的 精神层次,以期能达到天人和一的境界。
 
  不难想像,如果能把两种功法一齐修练,互相补之肯定能够达到事半功倍。 现在另我苦恼的是我周围并没有合适女性有这相当的功力来和我双修,巧云和迎 儿恐怕连环跳穴在那里都不知道啊。
 
  等等,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啊,主角如果连解决方法都想不到还能叫主角吗? 那我不如回家卖红薯好了。
 
  解决方法说起来不难,在女方情动、九气(注一)上升之时由我控制自身的 阳气将那从女方内宫传来的阴气导入自己体内调和,然后再用那已调和的真气为 她将经脉输通之后再回到对方丹田内,如此经过三十六周天之数后自然会在女方 丹田内建立起初级的内力。
 
  有了微少的内力作为基础,我就可以把养生神功授给女方,让她轻松达到至 少第二、三层的功力,而她有了养生神功为底同我练起天运功自然事半功倍了。 天运功的提升又带动了养生神功的升级,虽然无法几天就造就出个高手,但正是 万事开头难,只要给对方打开了两种功法的大门,之后我们再两个人一齐练进步 就更大了。
 
  但,这种方法不是没有风险的……
 
  「哗啦」前方不远传来的水声中断了我的冥想。好奇心被引起,我悄悄地走 上前去伸手拨开挡著视线的几棵植物。
 
  好一幅美人戏水图啊!虽然巧云全身上下几乎都被我欣赏遍了,此时佳人所 展现出的风华与在我胯下婉转奉承时那种柔媚完全不同。
 
  她正怡然自得地用玉手拨弄着齐腰的清澈泉水,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又写意 地直垂腰间。夕阳的照耀为她那洁白赛雪的娇躯罩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莹白秀 脸是那么地安祥恬静,让人觉得她整个人完全融入了天水之间。
 
  是惊艳、是赞叹、是感动,这三种感觉哪一个才是我现在的感受我也不知道, 或许三种都有。
 
  喔、还有一点疑惑,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在山泉里洗澡?不过从那泉水附近升 起的一丝丝白气很快地解答了我的问题,只不过之前全部心神都放在巧云身上而 没注意罢了。
 
  「啪」的一脆响,我一不留神踩到了地上的枯枝,立时破坏了当前的美景。 
  突然的声音让泉中佳人从大自然的包容之下醒了过来。她一脸警惕地用一双 明眸扫视着周围四处查找着声音的,一只光滑洁净的玉臂下意识地护在赤裸的乳 房之前。
 
  不忍给她带来更多的困饶,我踏步穿过挡路的灌木,同时开始脱下身上的衣 物。
 
  接近全裸的我出现在巧云的眼前,令她发出了又惊又喜的娇呼声。
 
  我开口笑道:「怎么了?娘子不欢迎我吗?」
 
  「呦、我的好相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礼啦?妾身能说不吗?」巧云巧笑着 回答我。
 
  同时把双臂收在身后,示威似的挺起胸部展现她那对丝毫没有下垂迹象的豪 乳。
 
  充满了挑逗意味的笑容点燃了我那压制了近半月的欲火。我指着自己的男性 象征叹道:「娘子啊,你已经很久没有疼过为夫了。」
 
  看着我摆出的可怜模样,巧云不由得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慢慢地走 到坐在泉边的我,一只滑润的巧手握住我那已经是坚硬如铁的阳具,令我发出了 一声舒服的低叹。
 
  用左手撩开了缀在脸前的几丝秀发的同时,巧云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微笑。她 优雅地弯下小蛮腰,直到红唇离我的下体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她的左手开始忙碌地把玩我的子孙囊,同时用右手扶着表面暴起条条青筋的 阴茎,那可爱的灵舌开始在从根部到龟头马眼部位之间缠绕着。
 
  但那只是她众口多技中的一种,她会用嫩嫩的舌尖顺着菇冠之下的沟勒慢舔, 又雨点般地用柔软的嘴唇吻遍龟头上的每一寸地方。
 
  有时又把舌头全部伸出不动,只用玉手把握着挺立的阳具在柔软的舌面之上 左右摩擦着。那是一种无比淫靡又非常刺激的画面。
 
  正当我在她的高超技巧下全身阳气高升急于发泄之时,两丝阴气却从泡在温 泉内的双脚传了上来。
 
  一时间我的头脑一下清醒过来,难道这个温泉包含了阴阳二气?或许地火虽 然热温了这泉水,但是阴气仍在。如果是这样,那之前的解决方法或许能派上用 长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走神,巧云开始卖力地把大半根肉棒纳入檀口内吞吐着, 看著自己的大棒在佳人的艳红小口中频繁地进出,实在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我伸手把玩着巧云的一头秀发,心里却考虑着方法的事,那方法的危险在于 因为全靠我一个人的内息来支持着两个人。以我目前的内力,在交合时强行引导 女方的阴气时如稍有偏差或在把练化的真气送还女方时二人未达到心神合一都会 引发气息。
 
  走火入魔自然不在话下,就是生命就此完蛋也不希奇。
 
  但,如果我和巧云二人在这泉水里交媾,我也能利用泉内的纯阳之气来辅助 我自己本身的阳气,而被水中共存的纯正阴阳之气包容的我们也更容易的达到心 神和一。
 
  这时巧云加快了她吞吐舔食肉棒的节奏,并在吞食间不时把那一双勾魂媚眸 瞄向我,似乎是在索要对她品萧之能的肯定。
 
  但当我准备开口赞扬她那美妙的口技时,她却又毫不在意地微笑着把我那紫 红色的龟头包入湿润的口中,那柔嫩的小舌在龟头上四处跳着令人欲火焚身的艳 舞。一阵阵的我示意巧云停下她的动作之后起身进入泉中。一把搂著她的纤腰, 我把舌头深入她那正微张着呼吸的小嘴内搅拌着,又轻含着香唇尽情地品尝那口 齿芳香。巧云结实的双腿盘上了我的腰身,任我带着她那滑若无骨的身躯直达泉 水的中心。
 
  我轻轻地让巧云站立在泉中,她乖巧地把丁香小舌送入我的口中。我自然不 会放过这可口的美味,姿意地吮吸、拨弄着,靠着敏感的舌尖向怀中玉人传达我 的爱意。
 
  好久我才结束了这一个几乎令她窒息的长吻,不舍地离开那正一张一合喘息 着的艳丽红唇。随即,我急促地轻吻遍了她娇美容颜的每一寸,又低头到那晶茔 白壁般的玉颈处轻舔着上面的每一粒水滴。
 
  轻缓又充满了爱抚很快地让巧云发出了粗重的鼻息。我的双手抓她那一双丰 满的美乳上像揉面团一般搓揉着,令她吐出「嗯~ 」的一声娇喘。同时娇躯不由 得微往后弯曲,似乎要我更近一步的亵玩她那温热结实的乳房。
 
  当我终于用嘴含住并开始吸吮着左边玉峰顶上的红色玛瑙时,巧云的身躯如 触电般似的发出了一阵颤抖,她那本是轻柔地环绕在我的腰间的一双温滑玉手开 始在我的后背爱抚着。
 
  巧云在我的调情技巧下变得呼吸急促,鼻息粗重,口中只连连求饶道:「啊 ……弟弟…别再吸…了…嗯~ 」
 
  为了让她九气齐升,我腾出一只手到她的双腿之间的桃源秘处。分开那入口 之处的花瓣,我如滚转樱桃似地旋动着那粒隐藏在巧云蜜穴之内的珍珠。 
  激烈的动作带动了那水流不断地冲击着那被撑开的牝户,同我的动作一齐给 巧云带来了双重的快感。
 
  她水蛇般的细腰扭动著,下体不断主动地迎合我的动作。因我刻意卖力攻击 之下和泉水中的纯正阴阳之气被点起的欲火让她只想着快点解决从下体传来的阵 阵麻养。
 
  我抬起头来观察着自己的杰作,只见佳人双眸微眯、贝齿咬在下唇,正极力 地克制自己,免得大声的叫出来。
 
  意识到时间已经成熟,我收回手来扶着那早已不堪寂寞的长枪。稍微一动那 枪已瞄准销魂洞的入口,只又一动就把约两寸的枪头塞入户内。
 
  因为之前的挑逗,巧云体内的阴气已经从内宫而出,我立刻运起天运功心法, 把那丝丝清凉的阴气吸入丹田之内。同时运起养生神功吸收泉内的阳气一助练化 那些吸来的纯阴之气。
 
  全部的练化过程还不到两分钟便完结了,因为我为了实验并没有一次吸收最 大量的阴气。但正是泉水的辅助才能这么容易,当我阳气不济时给了帮助,否则 一定不会成功的。
 
  而巧云因为我只进入秘处一点而备感空虚,她不解地睁开眼睛,秋水般的明 眸中已含水一泓,向外飞射。
 
  微启莓唇,她撒娇道:「好弟弟,你倒是动一动啊…难道还要姐姐求你吗?」 
  「骚姐姐,我正等着你动呢。」此时的成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让我有心 思与巧云挑笑起来。
 
  「坏弟弟、你怎么能说姐姐骚呢?」巧云用一根玉指轻轻点了我的额头一下, 但下体却做着与她话语完全相反的动作,正在慢慢地把更多的阳具直吞进去。 
  在亲吻她那挺立的小鼻尖之后我才懒洋洋地回达道「我就喜欢姐姐骚一点啊, 俗话不是说一个好娘子在床上要像个荡妇吗?」
 
  「嘻嘻…傻弟弟、咱们现在可不在床上……啊~ !」正调笑我的巧云因为我 突然把
 
  那安分的长枪冲入她的玉门之内并直刺到子宫口上而从咽喉的深出发出了一 声令听者动欲的娇呼,柔软的腰身被我的冲击之力迫得往后弯曲。
 
  我那龟头被包容在内宫口上,收缩得死紧。我趁此时机开始把方才练成的阴 阳真气反输给巧云。这股真气游遍了巧云全身经脉和五脏六腑,修补了每一处有 损坏的地方之后才被我导入巧云的丹田之内。随后我又马上吸收巧云宫内更多的 阴气开始新的周天循环。
 
  与性交所带来的那种令人发狂的快感完全不同,以我的丹田为起点在巧云身 和我上不断流转的阴阳真气给我们二人带来的是天地交泰,仿佛全身被大自然按 摩着。男女的阴阳交合流通是气血的交流,两人皆获利,不存在一般采补那中损 人利己的后果。
 
  我的宝剑开始慢慢深入浅出的抽插着巧云那正肉动如颤,跳跃不停,时紧时 松,如开似闭的宝器。而巧云也因为真气的导引而开始挺起玉股配合着我那缓慢 却坚定的节奏。两人下体的活塞运动丝毫没有因为泉水的阻力而被影响。 
  巧云和我交合的地方不只是在性器,还有全身的真气,更有着心神上的连接。 此时此刻我们双方的心神中都只能容的下对方。用全身的力气抵死缠绵着,我们 二人此刻都期望着给对方带来更大更多的舒爽感觉。
 
  已经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三十六周天早已完毕。我和巧云此时只剩下动物的 本能,我的阳具不停地冲击着巧云的花心。而她则紧咬银牙拼命地摇摆身体迎合 着我的动作,似乎要把我的两粒睾丸也吞进花径才罢休。
 
  我们二人炽热的身体早已感觉不到泉水的温度,天地间似乎只听的见我的喘 息声和巧云梦讫般的低低娇吟。
 
  终于、在进行了最后的三十六下抽送,我克制的低吼了一声,刚把马眼对准 宫口,一股浓热的精液便飞射而出。
 
  巧云则在同时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峰,她螓首伸长后仰,结实的玉腿紧紧地佳 住我,阴精奔流而出,双手长长的指甲深陷在我的后背。
 
  两股精水正好迎上,在巧云内这一阳一阴的混合把她又推上了新的高潮,她 完全地沉醉在此刻,忘乎所以地发出了动人心魂的浪叫声。
 
  好久、我们才从这场性交所带来的多重感觉中苏醒过来,天竟已经完全暗了。 
  我正抱着尚未恢复巧云走到岸边正帮她穿衣时却发现迎儿正依靠着一棵大树 边,小脸通红,她一只小手正在裙内活动着。
 
  这诱人的光景令我的阴茎又举了起来,好不容易克制住了才微咳一声提醒正 陶醉着自慰的小迎儿。
 
  迎儿马上正开了那一双无邪的大眼,当看到我正对她微笑时,本已开始恢复 的脸色又升起了一片潮红。
 
  我笑了笑才问道「是来叫我们去吃饭吗?」
 
  「是、是,婢子、婢子本来是来叫二爷和夫人去吃饭的、但看、看到你们正 在…」
 
  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张含羞的俏脸扭往一边,不敢面对我的目光。 如果巧云看到恐怕又要调笑几句了。
 
  我没有更加为难她,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后又叫迎儿帮着把仍在睡的巧云穿带 好衣物。
 
  一手拉着迎儿,一手抱着巧云,我们开始往营地走去。
 
  在路上我对依旧害羞的迎儿说道:「今后别叫我二爷了,就叫我石大哥或秀 大哥好了。」
 
  迎儿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不解的看着我。随后看到我肯定的目光,她才娇憨 的说道
 
  「嗯,石大哥」
 
               【全文完】
 
***********************************   注一:关于九气之说,大家有空可以看看素女经,呵呵。
 ***********************************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