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超龄宅男尻手駅捕获野生AV女神](下)作者:绿帽子戏法
[超龄宅男尻手駅捕获野生AV女神](下)作者:绿帽子戏法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成人电影-亚洲av在线视频-成人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747


        超龄宅男尻手駅捕获野生AV女神(下)

  不觉已从日本回来一年多了,我忍痛切断了我和她的一切联繫,包括我的电邮、网誌,换了手机,连她送给我的那张珍贵数码照片也删掉了。毕竟我们不可能了,这样彻底的断了对她和我都好。可……我却始终忘不了她。

  今天晚上又睡不著了,我徐徐的边抽著烟,边回忆著我们的往事。在淡淡的烟雾中,我仿佛看到她倒在我怀里,手抱著我们的女儿,一脸幸福的浅笑,软声地向我呢喃著生活的琐事……

  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能真正的相濡以沫,温馨、幸福的携手到老吧……

           ************

           (一年半前多的一个早上)

  我听到房门外隐隐传来女人的娇喘和大力的吸吮声,听的我心絮不寧,而娇喘声也越发粗重,我不安的感觉巴越来越强了。不知过了多久,所有声音忽然没有了,只剩下一片寂静,让人害怕的寂静!我竖起耳朵,希望探知房外发生了什么事。

  『那声音……怎的那么像京子的?』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可房外却寂静无声。

  又等了好久,就在我快要疯掉的时候,房外突然搬移重物的声音。

  正当我在惊疑不定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艰难的把身子转向房门方向,只见一座肉山走了进来,仔细一下,原来是个痴肥的老人,身上长箸灰白色的体毛,大肚子满佈一圈圈的摺皱,浑身流著脏兮兮的汗水,有一股很强烈的体味。他肥大的手臂把一个赤裸的女人抱在懐里,胖手在她的小屁股乱摸一通。

  那女子正背向我,所以看不到她的面容,可那熟识的背影……她是京子吗?再仔细看,那女子正抱著一个小孩,他把头埋在她丰满的乳房,不住的吸吮她的乳头,边发出噁心的嘖嘖声。

  咦,不对,非常不对劲!小孩手怎的满佈皱纹?再往下看,他的鸡巴已完全勃起,粗长的像个大黄瓜一般,和他身高不成比例,这鸡巴是绝不可能属於一个小孩的。

  正当我目不转睛、诧异地盯著这「小孩」时,他却突然转过头来对我笑了一笑。

  天!他竟然是个又老又丑的侏儒!他乾枯、满佈皱纹的脸上有很多灰白的毛髮,扭曲的脸孔使他的特别像一隻猴子,可像豆般大小的眼睛却使他更像一只邪恶的老鼠。

  就在我的心臟快受不了的时候,胖老人身后突然走出一个又黑又瘦的老头,他一把抓住女子的头髮,把的脸转向我方。我全身猛地一震,那女子真的是京子!
  「小心,让开!」一个女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后一群大汉便把一部大型摄影机和一些灯具搬了进来。

  「你们可以开始了。」她冲著我笑了一笑,然后对胖子他们说。

  胖子二话不说便用力把京子拋到床上,她正好落在我身旁,京子看了我一眼,她眼神很复杂,似喜还忧的轻咬著唇。正当她嘴巴微微张开,好像要跟我说些什么时,胖子忽冷忽地把他那庞大的身躯压向京子,他粗短的鸡毫不费颈就插入京子湿润的小穴,马上便快速的抽插起来。

  京子看来被胖子压的颇辛苦,而胖子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则很兴奋,唾液由他大嘴不住的流下,不断的滴在她那羊脂般的乳房,让一对肉球湿漉漉的,显得异常淫秽。

  可那侏儒却没有心情欣赏这淫欲的表演,他似乎很不满胖子抢先肏了京子,只见他紧皱著眉头扁了扁嘴,跟著便对胖子打了个眼色。

  胖子露出有点不爽,却又有点害怕的表情,他急急的在京子小穴再抽插了几下,才在侏儒不耐烦的呼喝中,不情愿的拔出鸡巴,只见他鸡巴和她的小穴都覆盖著亮精精的爱液。

  胖子随即把京子抱起,让她跪坐在那躺卧在床上的侏儒上,而侏儒也没有閒下来,他以短少的双手扒开她因充血而变得肥大的阴唇,以食指在粉红的小珍珠上拨弄,时而打圈,让她的淫水不断渗出,小珍珠慢慢化作淫艷的暗红色。
  侏儒边用他乾瘦、满佈皱纹的手在京子坚挺的乳房放肆地游移,边让自己硕大的像个大蘑菇的龟头一点一点的掰开她紧闭的花唇,超巨的鸡巴猛然一插,一下子全根没入,狰狞的巨物的突然入侵看来让京子很痛苦,细细的汗滴如露水般在她额角冒出,掛在她挺拔的鼻梁上,在侏儒的巨棒狂轰下,京子的神情渐渐由痛变兴奋,她忍不住闷啍一声,「嗯……」

  那侏儒当然不会怜香惜玉了,他马上火力全开,对著她的花穴一阵猛轰,大鸡巴把她的阴道塞的满满的,每一下抽插也会把她两片娇嫩的阴唇挤进少许,再从她那已湿透了的花穴带出来,又把小小的头颅埋在她那羊脂般的丰乳,以他灵活的舌头在她充血而竖起了的乳头上,以舌尖不断来回舔拨。在她呼吸渐渐加速时,忽而又用牙齿轻轻的嚙咬她粉嫩的乳尖。

  大胖子也没有閒著,他正站在她背后,以他那粗短的鸡巴蹂躪她的小菊花,两个老人就隔著一片单薄的肉壁轮流的享用著她紧緻的双穴,时而一先一后,时而一同一插到底,好像要她那两个穴口干爆似的。

  痛苦慢慢化作快感,京子看来已接近高潮,一双美腿绷的毕直,爽的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呀……嗯……嗯……」

  可她那消魂蚀骨的叫床声只维持了不到几秒鐘,她的小嘴马上就被那黑廋老人长长的鸡巴堵住了,当作阴户般使用,让她湿润、饱满的樱唇在他的黑鸡巴上下套弄。

  她现在可是三穴同时被三支鸡巴、肉贴肉的抽插著,还是和老人跟侏儒做爱!
  这场景已大大超过了她已往演出的尺度及底线!我心痛、噁心,可為何我的鸡巴却已坚硬如铁了?

  只听到波的一声,胖子突然由京子的小菊拔出他的鸡巴,拍了拍瘦子背部,著他交换位置。原来他想把刚插了屁眼的鸡巴插进京的小嘴里,她当然死活不依,可胖子却不慌不忙的捂住她的鼻子,让她不能呼吸。只见他乘著京子张大口吸气时,便把那马眼还佈满黄白色的黏液的鸡巴强行塞进她的口里,紧紧的抓著她的长髮,把她小小的檀口当作阴户般死命的抽插。

  我看不下去了,把别了过去,眼角却瞥到那侏儒用力把像小童的身子向上一顶,同时紧紧的抱著京子的纤腰往下一拉,顺势一下子让他的大鸡巴尽根的插入她的阴道里。只见京子的腹部微微鼓起,阴唇紧紧的咬住侏儒的男根,他大的不成比例的鸡巴看来已顶住她的花心。侏儒大吼几声,阴囊猛烈的收缩,鸡巴便死死的抵住她小穴不动了。

  瘦老人也差不多在高潮了,他用那黑瘦的手紧紧的抓住京子满有弹性的雪臀,用腰向前猛烈挺了几下,喉头连续闷啍了几声,鸡巴便顶住她的小菊射精了。同时间,他的猛力抽插也使京子小穴不断的收缩和扩张,就在她和老侏儒的大鸡巴的交接之处,小穴里的黄浊的精液慢慢被挤压出来,由她阴唇边缘徐徐的流下,和正由她屁眼流出来的黄白液体混在一起,淫糜、浓浓咸腥的味道一下子充斥整个房间。

  瘦子刚射了精,看似累的半死,他把身子压在京子的玉背上,就像死鱼般不动,可他的鸡巴还是渐渐的变小了,终於不情愿地滑出她的小菊,大量黄白色的精液和体液的混合物立即流了出来。

  这时老侏儒也将他巨大的鸡巴由京子的花穴一下拔出,只听波的一声,大股又黄又白的浓精马上由她的穴口涌出,小穴连阴毛立刻被染成白花花的一片。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可我的鸡巴却硬的如铁柱般,兴奋的竖起。这侏儒果然是天生异品,还真是老而弥坚,他一次射出的精液量真的十分惊人,恐怕足以让几个女人同是怀孕,怀上他的宝宝!

  正当我以為这幕场景已到达了我承受力的极限时,胖子也终於射精了,他紧紧的抱住京子娇美的头部,用他的粗短鸡巴紧紧的封住她的朱唇,把腥臭的精液直接射进她口里,足足射差不多半分鐘。京子的喉结不停的上下滚动,尝试把他巨量的精液全都吞下,可那量实在太惊人了,她吞不及的精液就缘著她的嘴角大量的流了出来,迅间把她的樱唇、下巴染成白花花的,那模样就像她刚偷吃了冰淇淋似的。

  胖子在射精后,大口大口的喘著气,脸上的肥肉疯狂的抖动,灰黑的老人斑跟黑黑的小眼睛让他看来更猥琐和噁心。他休息了好一会,突然一把抓起京子的长髮,迫她抬起头来,然后用大嘴封住她的樱唇,肥舌在她呜呜的抗议声中强行伸进了她的小嘴里,也不介意吃她口里残留著的精液。

  在胖子的猛攻下,京子眼神开始迷离,她张开小嘴含吮著他那肥厚的舌头,丁香小舌时而舔弄老人的厚唇,时而和他的肥舌互相纠缠,两人兴奋的交换著唾液,十分投入在这场热吻,就连摄影师也走近拍摄他们的亲热特写也没有发觉到。
  「呀……噢……」她忍不住大声的呻吟。

  原来瘦子和侏儒刚暗暗的换了位置,瘦子正在很享受的吮吸京子那对雪白、丰满的美乳,而侏儒则在努力的舔弄她那满贯淫水和自己精液的阴户,就好像天下美味似的。

  京子这回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无力的躺在床上,细细地娇喘。

  这磨人的一幕不知持续多久,京子慢慢的回过神来,愧疚的望向我。当她看到我绝望的目光,眼眶忽然红了,她用尽全身的气力挣脱了这群老畜生的纠缠,飞扑到我身旁,手忙脚乱的替我解开身上的绳索。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恶梦都结束了!我们以后可以好好的过日子了。」她眼眶通红地哭喊。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的盯著她,不知我眼里几许是愤怒、几分是哀悲跟无奈。我站起身来,急步走出房间去。

  「不,不!请你听我解释……」她带著哭腔,死命的拉住我,不让我离开。可我没有理会她的哀求,用力挣脱了她的手,走出旅馆,便发足狂奔。

           ************

  我脑海一片空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一直到了黄昏,我累的走不动了,才找了一家小酒馆,坐在里面喝闷酒。

  我边喝著啤酒,边回想著今早发生的事,我知道我还很爱京子,可我真的可以原谅她么?想著想,后脑突然剧烈一痛,眼前隐隐发黑,跟著我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一间很大的房间,躺在一张真皮沙发上,『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的来到这里?』

  正当我在惊疑不定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满脸病容的老人和五个高大壮硕的黑衣人走了进来。

  「你们先给我出去。」老人用日语吩咐身后那几个黑衣人。

  我仔细的端详坐在我跟前的老人,他一头银髮,额头满佈著深深的皱纹,看来有六十多、七十岁左右了。他虽然带病在身,可说话仍很有力,神态很平和,却不怒自威。

  「原谅京子,和她好好过日子吧。」老人给我倒了杯清酒,用不纯正的中文对我说。

  「相信我,她是很爱你的。」老人见我默不作声,边喝了一口酒,边盯著我,沉默了一会,忽而语重心详的说出这句话。

  「那,她又為什么……」

  「这……这都怪我……其实我也很爱京子的,可惜我餘下的日子不多,不能继续照顾她了。虽然在我走了后,应该没有人会敢动她一条头髮,她也不愁生活,可她需要一个爱她的人!」老人的眼神带著一点哀伤。

  「呵,她这么美,一定会有很多人爱她。」我淡淡的回答。

  「但她却只爱你一人,你可知我有多的羡慕你么?」老人嘆了口气,「她跟了我这么多年了,可她对我的只是倚赖,还有那种……那种算是亲情的感情吧?」
  听到这里,我感到很激动,内心有著很强烈的挣扎,可外表却非常平静。
  「你想听听我和她的故事么?」老人见我没有多大的反应,又沉默了良久,忽而说出这句话。

  我没有接话,但我知道我的眼神出卖了我。

  「我认识京子时是大约在六年前吧,她才刚入行,刚拍了第一部片子。她的美丽,她的青春气息,她的楚楚可怜,让我不由自住的爱上她,很想保护她和照顾她。」老人带著温柔的笑容,彷彿回到自己初恋的时候。

  「她是被黑道上的人强迫拍这种片子的,那片子还蛮变态的。还好给我及早发现和摆平了,这片子没有流出去,只变成了我的私人珍藏。」老人温柔的眼神忽而变得有点淫秽,他给我递上一张照片。

  我看著照片,静静的听著,心感到很痛,就好像掏空了一样,可為何我的鸡巴却不争气的竖了起来?

  「对,比今天早上的更变态,更色,看的我也差点硬了。」老人仿佛猜到我在想什么,兴奋的接下去,「代我好好照顾她,这片子给你。」

  「既然你救了她,那后来又為何让她再拍那种片子?」

  「唉,你有所不知,我二十多年前被暗算了,受了重伤,虽然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可我那里却不行了。看了京子那片子,我居然半硬不软的勃起了,而且还可以射出来……那片子虽然很刺激,可看久了后还是失去了它的功效,所以……」

  「所以你又再让她再拍A片了!那為何要把那些片子公开?」

  「可那些片子不如京子第一部片子刺激,公开了让其他人看到才能使我兴奋,就像一些丈夫让他们的妻子给陌生人干,再上传到网上和其他人分享一样。片子的口味也越来越重了。」

  「怪不得她最后一部A片是个群交片!」

  「原本她最后一部片子已敲定是和一个中年丑汉一起演的。」老人一直盯著我,让我浑身不自在,「可她本来是不同意这个企划的,后来我提出任由她选对手,她才说考虑一下,一考虑便好几个月了,直到有一天她忽然答应了。」
  「她选了我,对吗?」我摸了摸自己圆形的秃顶,看看自己颇為突出的小肚子,自嘲的笑了笑。

  「嗯,她说在街上碰到她的网友,又说虽然你的像子长的不怎么样,年纪也不轻了,可你很关心她,而她对你也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对了,你昨晚的表演很精彩!」

  「那火车上的偶遇也是你们的安排?」

  「嗯,我们在你早上在成人店买她的片子时已盯上你了。」

  「那么今天……」

  「今天的事,京子也是迫不得已的。其实……都怪我的自私和欲望。当我知道了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就起了让她和一些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拍这个片子的想法,这样才有代入感!」老人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连忙用手帕掩住了他的脸,但我还是发现白色的丝绸给染红了。

  「那么,那个老侏儒又是為什么?」

  「他是个意外之喜,那老胖子介绍的。他是样子,更重要的是他的鸡巴,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

  「我答应了京子在我走了以后,把她所有的无码母片全都给她。只要你愿意,她以后就只属於你一人了。」老人把ㄧ张光盘放下,便徐徐站起身来,再走向门口去。

  「京子就先留下,让她陪我走完这最后一程」老人在门前忽然回过头来,「我走了后,她还你。」

  老人终於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小房间里慢慢思索。

           ************

  在等待京子回来的期间,我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生命就好像没了方向。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

  我永远会记得那一个早上,我正在浴室刮鬍子时,她突然打开门走了进来,很自然的把裙子脱下,拋在地上,跟著她就这样赤裸裸的从身后紧紧抱著我,用剃刀给我刮鬍子。我可以清楚的感到她柔软的胸脯,她的心跳,她那紧缠他著我下身的长腿。嗅著她独有的体香,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身后,往她身上乱闯、放肆的游走。

  她呼吸有点急速,偶而发出细细的娇喘,正在替我刮鬍子的柔荑突而变得僵直;

  受到她反应的鼓舞,我的手开始变得不规矩,慢慢由她的椒乳一点点向下移,享受著她那绸缎般肌肤的质感,我指尖的可以感到她那微微发烫的身体。

  藉著镜子的反映,我细心的留意著她的反应,但听她呼吸声渐渐粗重起来,这正是我一直等待的时机,我的手再次移至她的乳房上,用拇指和食指近乎粗暴的捏住她的已充血乳头,在她火热的乳晕来回的磨擦。她的娇躯微微地发抖,雪肌渐渐变作粉瑰红色,玉背不住冒出细细的香汗。

  我把食指放入口内,沾了点口沫,又将手滑至她的肚脐眼处抠了几下,在她小腹的手慢慢再往下滑,终於停在花穴的粉红小珍珠上。另一只手也没有閒著,以手指搓揉著她赤红、火热的乳头,

  随著我的手指忽轻忽重的,时而又带点暴力的搓揉,小珍珠渐渐分泌出一丝丝半透明的黏液体,是带著少许鱼腥,却又有种甜甜的咸香。

  忽地里,她发出细细的娇喘,呼吸越来越沉重,她正在替我刮鬍子的小手猛烈的的抽搐了一下,我感到一阵微微的剌痛,暖暖的鲜血冉冉从面颊流下,可心里却是甜甜的。

  「你流血了!」她娇声的惊呼。

  我微笑著转过身来,吻了她一下,然后一把将她横腰抱起,往我们的房间走去。

           ************

  可温馨的日子却伴随著冷暴力,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心情也时好时坏,我也常常藉故跑开去让自己冷静。

  一天早上,我不知怎的情绪又很低落,所以独自去了跑步,在街上跑了半个多小时,心情平復了不少,便折了回去,刚到家的时候,就见到一个让我妒火中烧的场景ㄧ京子竟然和一个老头搂抱在一起!

  我清楚的看到她扶著一个瘦弱的小老头,眼睛弯弯的满是笑意。而老头乾瘦的手正在她的翘臀上,来回的抚摸。老头看到我,不但没有半分害怕的样子,还对我单了单眼,露出猥琐的笑容。

  「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你对的起我,你不是说过要和我好好过日子么?」看到那老头的另一隻手也摸上了她的酥胸,我再也忍不住,气愤的指著他们駡了起来。

  听到我的喝駡,她眼眶立刻变得红红的,呜咽著发不了声,对著我不住的摇手。

  「你们都在我背后做了什么好事?!」我再也控制不住愤怒,冲著她大声咆哮。

  拋了这句话后,我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便拔足狂奔。

  她,她对我的是真情还是假意?想著想,我不自觉的跑到了车站。

  我浑浑噩噩的上了列车,边回想刚才的情景,我承认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可悲的是,我的对手竟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说年纪,我可当上京子的父亲,可她似乎更喜欢年纪比她大很多的老男人……就好像她的老情人一般,而且她那天早上和老人群交时,也表现的相当兴奋的样子。

           ************

  步出车站,深深的吸了口气。本来这次来日本,除了找京子的旧作品外,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找我的前女友,虽然即使让我找到她,我们很可能会相对无言……我默默的看著手上的字条,上面有她的地址,是我很久以前从她闰密里拿到的。

  虽然在来日本之前,我也找过这小乡镇的资料,可我却想不到这里是那么的荒凉!想不到映雪这一个城市长大的女孩竟会搬来这种荒芜的地方,我希望她在这里生活的原因是因為爱,而不是因為我当时的决绝。

  我根据手机的指示方向行走,只见沿途的房子很疏落,很多看似是荒废的,我边向前走,心情有点压抑。

  映雪住的地方离车站颇远,我一直急步向前走,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鐘,终於见到一家农舍,外面有一对老夫妻坐在门前聊天。

  「请问这地方么走?」我走近农舍,藉著手机的翻译程式和他们对话。
  「就在前面,可这家人搬走了后久了。」老先生指向远方的一个黑点。
  「搬走了,多久之前?」

  「记不清了?大抵有二十多年吧?他们就像这里大多数的人一样,搬了到城市去生活吧?现在这村子就只餘下我们这些老傢伙了。」老太太温柔的握住丈夫的手,深情的看著他,同时有点感触的回答我,「现在就只有我和老头子相依為命了。」

  「其实你和老先生看来蛮恩爱的,很令人羡慕喔!」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好一会,我才继续出发。

  又走了差不多十分鐘,终於到了一家破落的农舍,这就是映雪曾经的家么?我怀著沉重的心情,推开了那道破门。

  房子里有点阴暗,可藉著门外的光线,我找到那满佈灰尘的窗子并把它打开,我终於看到屋内简陋的陈设了,主要就剩下一张木桌而已。

  房子很小,我很快的就在里面绕了一圈。不难想到映雪的夫家并不富裕,所以她当初嫁过来时的生活应该是挺刻苦的吧!我的摸著身前的木桌,我的心不觉又揪了一下,映雪可是深受她父母疼爱的掌上明珠,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生于小康之家的她又怎可能习惯这种生活?

  『不过他们也没有搬走这些傢俱,应该是找到更好的生活吧?』我在偷偷的安慰自己时,手忽然在木桌底的夹缝边碰到一块纸,我心念一动,赶忙把它拿了上来,原来是个摺纸!

  那竟然是一只青蛙摺纸,是我和映雪的青蛙摺纸!

  记得我俩在热恋时,她常给我摺这纸青蛙,她说我是她的王子,由青蛙变的王子,就像那著名童话的主角……只怪我当时的执著,不肯给她一个机会……不懂得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

  对,我需要时间冷静和思考,消化这天发生的事情,我慢慢的向著刚才那对老夫妻的农舍的方向走去。

           ************

  我一整个晚上没睡,待至第二天清早,才告别老夫妇,出发回家,回我和京子的家。

  「昨天早上,你為何和那老头搂搂抱抱?你為什么让他乱摸?你到底有没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说!」我想了好久,才吐对她出这句话。

  「不……不,我和那老伯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不认识他的!我只是在回家途中见他摔倒了,才扶他一把罢了。你相信我,当时我只是很专心的帮他,才没注意到你刚说的那些事。」她焦急的给我解释,声音中带了些哭腔,「我真的只爱你一个!」

  「……」我一直望著她,我真的很想相信她的话,希望相信她的爱,可她曾经阅人无数。我……真的可以成為她最后和唯一的男人么?

  「我向你保证,我再也不会让其他男人碰我了!请你相信我!」她用尽全身的气力抱著我,「你是我此生唯一……呜……这辈子我最后抱的男人……」
           ************

  那次吵架以后,我俩没有再触及以前不愉快的事,包括那个屈辱的早上发生的事,只想一起好好的过日子,可我们却经常為著生活的琐事而争吵。她常被我駡哭,虽然事后我都很懊悔,不住的安慰她,向她道歉,尽管我很明白,我和她心的距离已越来越远。

  我暗暗希望我们的爱,再加上时间,可以修补我们的关係. 可在一个下著毛毛雨的早上,这一天还是来临了。

  「我不管你和我在一起前……经歷了多少男人,如何的放荡。我可以原谅你假装和我偶遇,骗我拍A片,可我却无法接受那天早上发生的一切……无论我怎么的爱你!」我哽咽著对她哭吼。

  她没有说话,只是不住的流泪。

  不知过了多久,她稳定了一下自己情绪,默默的给我做早饭。

  我俩的共同回忆,穴子鱼……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忘记她那哀伤的神情,但我还是狠下心,扭过头来,决绝的登上前往机场的出租车。车子徐徐开动,我忍不住往车外偷偷张望,想不到却近距离地看到她悲酸的神情。泪珠缓缓地从她苍白的脸庞滚下,忽地扩散作她凄惻的面容,再转化作她那在寒风中晃动的单薄身影。
  然后,这一切都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再化成我心里永远的洞。

           ************

  这些片段就是我们的故事,以及我对她回忆和思念……

  回来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经常失眠,一闭上眼睛便想起和她那看似是无意,但其实是经过精心安排的邂逅。我们曾尝试忘记过去,好好的一起生活,也有过甜蜜的片段,可最后还是发觉我们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最初归来时的两个多月,我一直浑浑噩噩的呆在家里,看著我俩的合照就可以看上一整天。有些时候,我会对著那只纸青蛙愣上几个小时。

  直到忽然有一天,我在镜子里看到一个半秃,顶著个大肚子的中年汉。
  看著自己在镜子里颓废的面容,我知道不能就这样一直沉沦下去,我由抽屉取出剃刀,开始一点、一点的刮鬍子,尽力不去想她,可背部却彷彿仍能感受到她的娇软,残留著她的体香和温度。

  我忽而感到一道温热的液体从面颊滑下,是刀子刮破了肌肤么?

           ************

  我去了植髮,参加了健身班和拳击训练,也开始在网上股票的买卖及投资。日子过得平淡,却又颇快,一转眼差不多半年了。

  週末下午,刚由健身房出来,在街角拐了个弯,正步往停车场取车时,却差点碰倒一个路人。怎的那么巧,竟然碰上我前女友的闰密!

  「美君,好久没见!」我上前给了她一个轻轻的拥抱。

  「小乐,真的是你吗?许久不见,你又变的帅了,年轻了!」美君一面惊讶的望著我,「唉!你知不知我找的你好苦?!」

  「……」我忽地心血来潮想起了我的前度,感到一丝不详的预兆,「映雪,她没事吧?」

  「映雪得了子宫颈癌,她已在七年前走了。」美君露出一丝苦笑。

  突然听到映雪去世的消息,我只觉眼前隐隐发黑,险险倒在地上。

  「其实我和映雪在她嫁到日本第三年就失去了联络,她也是在她最后的三个多月才再和我联繫上的。映雪在她走前的那段时间一直想见你,可你已搬了家,我们想尽法子也联络不上你。」

  「映雪……她走得可安详?」我的心猛然一阵剧痛,隔了良久才反应过来。
  「在她最后的时光,我和她女儿一直陪在她身边,所以她也走的颇安祥,她唯一的遗憾是始终没有见到你。」

  「原来映雪有个女儿!那她的丈夫去了那里?」我感到自己的声音依然轻微颤抖。

  「那个日本男人不是人!」美君突然情绪激动,悲愤的吼叫起来,「你知道吗,那畜生一直在吃软饭?后来还吸毒了,映雪刚生下忆童不足一个月,他便迫她去卖淫!」

  『忆童……?』这名字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立即被强烈的心痛取代,『映雪被迫卖淫……』

  「那傢伙让映雪到酒吧接客,也干了十多年了,最后还是為了多一点肉金,他竟然迫她去拍了一套成人片子,和一些黑人,好像真的是来自非洲的土著,无套性交!后来,映雪感染了人类乳突病毒……后来……后来,她被验出患上子宫颈癌。」美君哽咽的告诉我。

  「……」我紧紧的握著拳头,忽然觉得手掌湿湿的,低头一看,原来手心已被指甲掐得出血了,可我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痛楚。

  「忆童虽然是映雪和那个日本人生的女儿,可映雪一直希望你能当忆童的爸爸。她在弥留时不断叮嚀忆童,让女儿在她走后一定要找你。可我们根本没法联络上你。」

  「这……都怪我当时的执著。」

  「忆童是个非常孝顺和懂事的女孩,这些年来都是她独力杠起了她妈妈的医药及住院费用。」说到这里,美君的声音有点哽咽,「映雪走了之后,忆童一直忍住没有哭出来,可她眼框却是红红的。唉,可怜的孩子!」

  「映雪的女儿……她的中文名字叫忆童?她可长的可像映雪?」我感到一阵强烈的酸楚。

  「对,在华人圈子里,她沿用了映雪的姓氏,一直用白忆童这名字。忆童是个美人胚子,比她妈妈还要漂亮多了。对了,她的眼睛和映雪长的很像,笑起来双眼都是弯弯的。」

  「美丽、弯弯的眼睛……」我又再次陷入一片思绪中。

  「原来她那时為母亲治病已欠下一屁股的债,当然也借过高利贷了,可这倔强的孩子却没有告诉我们她的处境。在映雪过世后的第三晚,忆童便带著她妈妈的骨灰离家出走。后来我们才辗转知道,这段期间,她东躲西藏,走过无数不同的大小县市、乡镇,希望逃避黑社会的耳目。」

  『我要找映雪的女儿!』我焦急的问美君,「那她后来怎么样了?你知不知道她的近况?」。

  「嗯……我们没有她的照片,所以只能让人以她的名字和特徵去找寻她。她本名叫后藤京子,可她十分痛恨自己父亲,也因為逃避黑社会吧?总之她改了原本姓氏,后来更改名换姓,因此我们也一直找不到她,直到……」美君却言又止。
  「怎么了?她不是发生了些什么吧?!」

  「这个……怎么说好……是我老公告诉我的……他在日本的成人片子中见到忆童。」美君有点尷尬的说下去。

  「忆童当了A片女优?」我控制著自己的情绪,平静的问美君。

  「对,我老公说她还是个很有名的一线女优,你可能会听过她的艺名,她叫XXXXX。」

  『怪不得,真的是她!』我心头猛然一震,但很快便平復下来。

  「我知道忆童的下落后,便马上尝试在网上联络她,可她没有回应。可能她无法面对我们吧?」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忆童小时候最喜欢看你和映雪的合照了,她常说长大后要嫁给叔叔。」美君跟著又告诉我很多关於映雪和忆童的事。

  「美君,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知道要怎么做了。」话别时,我和美君交换了电话。

           ************

  (半个月后,列车途上)

  列车慢慢驶近车站,不久前在车上看到的小不点逐渐凝结成眼前月台,但在我可以好好看清楚前,又忽而在我的眼帘里徐徐的化开。

  『终於回来了!』我擦一擦眼睛,望向窗外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致,心却突然控制不住的狂跳。

  又好像又过了很久,伴著有点刺耳的煞车声,列车终於在月台停下。我下了车,拖著行李缓缓步向出口。

  我忽地想起了些什么似的,便停了下来,半回转身向站牌望去,紧皱的眉头慢慢放鬆。我专注的向站牌望了最后一眼,然后嘴角微扬,大踏步的走出车站。
               (全文完)

  ==============================================

        超龄宅男尻手駅捕获野生AV女神(后续)

  (清晨,机场)

  大清早,入境大堂的人不多,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正在座椅打瞌睡。只见他一脸痴笑,嘴角含春,也不知道他在做个什么样的美梦?

  「爸爸……爸爸,快看,那边的姐姐好美喔!」一个小女孩轻摇著男人的手臂,边指向大堂的一角。

  「啊……怎么啦……让爸爸多睡一会儿吧……」中年男人有点不满,抗拒著不愿醒来。

  「不,爸爸……快看,姐姐真的好美喔!」

  『真的好美!她好像有点面熟的,难道是个明星?』中年男人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擦擦眼,就向前方望去,一下之下,不觉瞪大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同时控制不住,暗暗的吞了吞口水,又死死的盯著站在大堂另一角的美女。
  那美女缓缓的由她精緻的小脸上摘下了墨镜,微微眨动一双美目,男人看的痴了,本来盯著她修长美腿的火热目光,也不自觉的转了方向。

  美女轻咬著樱唇,出神的望著中文的方向指示牌,面色阴晴不定。

  「妈妈……妈妈。」这时一个小女孩从一旁向美女跑来,她看来只有一到两岁左右,可已长的很高。她非常可爱,有著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眉宇间像极那美女。

  听到女孩的声音,美女轻轻转过头来,满是爱怜的望向小女孩,轻抚著她的头,忽而笑了,一双美目像月亮般弯弯的,让人看的心都融化了。

  「童童,我们去找爸爸吧。」美女弯下身子,把脸偎近小女孩,柔声的对她说。

                【完】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4-0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