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19)作者:御马迎风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19)作者:御马迎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成人电影-亚洲av在线视频-成人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425



      杨野刚从南部出差两天回来,一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走进房间,放下公事包后,接着坐在床边,一把将张丽如只盖着薄被的赤裸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
然后就是一阵激情狂吻。

      「唔……」刚开始时,张丽如的胴体还有些僵硬,但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那芳香温腻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柔软下来,渐渐地沉溺在杨野高超的舌吻技
巧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杨野才心满意足地与张丽如的樱唇分开,带着温柔地微笑,看着美娇娘的嘴角上,因为被自己的唾液所沾湿,所散发出的光泽……

      「嗯……」张丽如螓首低垂,轻声说道:「我有事想问你……」

      杨野一怔,随即说道:「什么事?你尽管问。」

      张丽如迟疑了一下,这才鼓起勇气问道:「你……你是不是……让我吃了什么药?」

      「没有啊!」杨野一头雾水地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张丽如理了理心中的慌乱,语气平稳地问道:「我的月经一直没来,是不是你为了要……所以让我吃了停经的药物?」

      杨野听完不由得眼睛一亮,然后站了起来笑道:「哈哈……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伤害你身体的事情!你应该是怀孕了,怀了我的骨肉。」

      听完了杨野的回答,张丽如的芳心如遭雷殛,颤抖着娇躯说道:「不……不可能的,绝对不会是你说的那样……」

      「为什么不可能?」杨野饶富趣味地看着惊慌失措的美娇娘张丽如,微笑地问道:「我可是每次都毫不浪费地射入你的身体里,把你的子宫射个酣畅淋漓,除非我身体有毛病,否则你那能不受孕。」

      「不可能的,我装有避孕器……」张丽如充满敌意地看着杨野。

      「你是说这个吗?」只见杨野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
      张丽如仔细一看,那张巧夺天工的俏脸,刹那间变得惨白无比。

      原来杨野的手机上面,挂着一个黄铜制的手机吊饰,形状犹如一个「Y」字型,那正是当初张丽如装置在自己体内的避孕器……

      此时却看见杨野拿起了「手机吊饰」,放在嘴边轻轻一吻。

      张丽如赤裸的娇躯,突然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栗,彷彿杨野吻在了自己的子宫深处,甚至是输卵管上……

      「你……你是什么时候取出来的?」芳心大乱的张丽如,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还未完全确定之前,依然抱着一丝最后的希望。

      杨野走到床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缓缓地说道:「还记得我们在郊外的那一次吧?」

      张丽如木然地点了点头.

      杨野接着说道:「我抱得美人归之后,你因为发高烧一直不退,我除了请内科医生帮你治疗之外,更请妇产科医生帮你检查,发现你带了避孕器,所以就
请医生顺便取出来了!哈哈哈……」

      张丽如痛苦地闭上双眸,一言不发.

      他应该没有骗自己,更没有必要……看来,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杨野打开了公事包,取出一枝全新的验孕棒,递给张丽如,「先验一验吧!
      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过,我可是很期待你为我生儿育女喔!哈哈哈……」
      接过了验孕棒,张丽如咬了咬牙,走进了浴室……

      良久,不见佳人现身,杨野有些疑惑更有些担心,於是便直接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只见美娇娘张丽如坐在浴室的地上,那有如丝缎般的匀称裸背,依靠在贴满瓷白壁砖的墙上,一双藕臂抱着卷曲的双腿,将那美艳的脸蛋,深深埋在自己
的双臂之间.

      赤裸裸的性感娇躯,发出了一阵阵不规则的抽搐,那是无声的啜泣、无声的泪……

      杨野看了一眼镜台上已经拆封的包装盒,再到看了被张丽如丢在地上的验孕棒,忍不住微微一笑,走过去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浴室!

      张丽如极力的挣扎,无奈双方的差距太大,愤怒之余,只能握紧那双小巧可爱的粉拳,用力地击打在杨野的脸上、头上,一边紧咬贝齿,痛苦地骂道:「
你混蛋……你不是人……你害死我了……」

      杨野蛮不在乎地任由张丽如「狂殴痛扁」,因为,根本就不痛!他平淡地说道:「干嘛这么激动,干嘛这么生气,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为我生儿育女本
来就是你的义务……」

      一边说着,杨野一边将张丽如细嫩水润的赤裸娇躯,放在床上。

      随即,张丽如却立刻跳下了床,怒气沖沖地站在杨野面前,丝毫无惧、恨之入骨地说道:「我不会替你生孩子的,这个孩子我一定不会留下来!」

      闻言,杨野心中怒气勃发,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你再说一次!」
      张丽如怒视着他,缓缓地重覆道:「我不会替你生孩子的,这个孩子我一定不会留下来!」

      嫉妒!强烈无比的嫉妒,自心底涌出,扩散至全身,甚至开始漫延,连四周的空气,都泛起一阵强酸的味道。

      「你愿意替姓赖的生孩子,就偏偏不愿意替我生?」杨野冷酷地问道。
      「对。」张丽如以无比地坚决的语气,回答道。

      「哼!」杨野走上前一步,眼睛像要喷出火一般,「你不后悔!」

      张丽如丝毫无惧地断然说道:「绝不!」

      杨野怒极而笑道:「哈哈哈……好!这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

      澄澈的含泪双眸,一往无悔的眼神,狠狠地瞪视着男人,但是……张丽如的芳心深处,却惊现一丝莫名的慌乱.

      杨野强压心中的怒气,淡漠地开口说道:「好,没关系!既然你愿意当一个残杀自己孩子的狠毒母亲,那我也不用太善良了!姓赖的有两个孩子,我会找
一个来跟我的孩子陪葬!」

      赤裸裸的威胁,使得美若天仙的娇靥,瞬间变得惨白,张丽如猛然后退了几步,纤美的小腿,不小心撞到床沿,整个人瘫坐在了床上。

      「我这就去替你找医生将孩子拿掉!」语毕,杨野转身向门口走去。
      「啊……等……等一下!」惊惶慌乱的张丽如,急忙站起来,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怎么?」杨野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问道。

      放弃了,自己怎么样也反抗不了这个男人,在他的面前,自己只能顺从,於是,张丽如咬紧贝齿,犹如吐血般地说道:「我……我愿意生孩子。」

      杨野露出了笑容,转身抱起张丽如颤抖的赤裸娇躯,往香软的大床走去……

      *********************************

      两天前。

      赖俊伟也跟踪着杨野去了南部,却一直没有发现爱妻的身影。

      他只看到一个美艳的性感少妇,一直跟随在杨野的身边,两人形影不离、如胶似漆!唯一奇怪的是,那个美艳少妇的俏脸,常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淡淡
的愁容。

      第一天,杨野参加了一座渡假村的落成开幕典礼,剪完綵后,杨野便带着那个美艳少妇住进了渡假村,就一直未见到他再现身。

      赖俊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他将车子停在渡假村大门的斜对面,坐在车上紧盯着门卫森严的大门口。

      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看到杨野搀扶着那个美艳少妇,走出渡假村大门.
      赖俊伟好生纳闷,为什么那个美艳少妇,彷彿双腿无力,像是虚脱一般依偎在杨野的怀抱里?只见到她绝色的脸蛋上,虽然嫣红玉润,但是神情却是憔悴
不堪,彷彿生了重病一样。

      不容他多想,泊车的门卫,很快就将杨野的车子开来。

      杨野将那个美艳少妇安置在副驾驶座之后,便迅速地将车开走。

      赖俊伟见状急忙启动引擎,想要继续跟上去!但此时正在充电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看是母亲打来的,赖俊伟立刻接了起来,「喂,妈,什么事?」

      「俊伟,你爸……你爸爸他突然心脏病发,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当中,我……

      我……」电话那一头的赖母,难过地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赖俊伟整个人愣住了,急不可待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呢?爸不是一直有吃药,也有定期到医院检查,怎么会突然犯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爸他说要去洗澡,洗了没多久我就听到浴室碰的一声,我进浴室一看,就发现你爸摀着左胸倒在地上,我快吓死了……」
赖母边哭边说道。

      「爸现在在哪家医院?」赖俊伟心急如焚地问道。

      赖母将医院的地址告诉他以后,赖俊伟便挂掉了电话,匆忙地赶回去。
      跟踪杨野的行动,也只好暂时搁置了……

      *********************************

      下午时分,一辆豪华轿车在一个小巷子口停了下来。

      「董事长,已经到了,这条巷子太小,车子开不进去,还请您在这下车,我陪您走进去。」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开口说道。

      「嗯,好!」杨野点点头.

      杨野下了车,在特别助理小赵的陪同下,走了进去!

      杨野看了看周遭的环境,这里都是一些低矮的房子,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大隐,隐於市啊!」

      小赵没听清楚,正要开口发问的时候,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小跑着过来。

      那个男人跑到杨野的面前,喘着气说到道:「董事长,您……您来了!」
      「邱叔,辛苦您了。」杨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在公司我是董事长,在外面您是我的长辈,叫我名字就行了。」

      「是!是!我知道了。」邱顾问点头说道。

      於是三个人并肩往前走去。

      杨野望着前方那块铁板招牌,问道:「邱叔,他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准?」
      「是啊!」邱顾问连忙回答道:「都得先挂号才算得到!来算过的人,都说奇准无比。」

      「嗯,这么说我们还要排队啰。」杨野笑着说道,最近他的心情实在是好。
      「不用!不用!」邱顾问摇着手回答道:「我已经都安排好了,您一到就可以算了。」

      「喔?」杨野疑惑地转头看了一眼。

      「是这样的!」邱顾问抓了抓头,说道:「是这样的!我动员一些公司的职员,把这个时段通通挂上号了……」

      杨野闻言一怔,随即笑道:「哈哈哈……邱叔不愧是我爸爸最看重的干部,杨野受教了。」

      此时,特别助理小赵开口问道:「邱叔,您有没有交待他们不能泄露董事长的身份?」

      「放心吧,小赵!」邱顾问回答道:「我吩咐过了,大家装作不认识,不能互相交谈!我还叫他们先回家换便服再来……」

      「嗯,非常好!」杨野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在邱顾问的安排下,杨野顺利地见到了名闻遐迩的「神算」。
      神算看了看纸上的生辰八字,两眼突然一亮!接着,屈指算了起来……
      杨野一言不发,双目烱烱紧盯着对方。

      良久,只见「神算」慢慢地抬起头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想问什么?」

      杨野故意回答道:「老师,我想知道我有没有财运?会不会中彩卷?未来的事业如何?对了!最重要是我有没有桃花运?能不能娶得到老婆……」

      「神算」拿起桌上的纸镇,用力敲了一下,打断了杨野的「胡言乱语」。
      「不要试我!」「神算」平静地说道:「权势、名气、富贵、女人!只要是你想要,都是唾手可得!你……还想求什么?」

      「咦……」杨野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我不懂老师您是什么意思?」
      「哼!」「神算」淡然地说道:「好吧!那我就说说你的命格……」
      「神算」准确无比地说出杨野过去所发生的大事,令杨野瞠目结舌,内心佩服不已。

      最后他说道:「由於你的命格过於强硬,以至於你的双亲早逝,但是由於从小你父母对你严格又不溺爱的教育,让你没有富家少爷的恶劣个性!你凡事不
张扬、不强出头,在默默无闻中悄悄地扩展事业版图,所以……父母留下的事业,在你手上不但没有败落,反而更加壮大。」

      当神算提到杨野的父母时,杨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但随即一闪而逝,时间虽短,却逃不出神算锐利的眼光。

      「思念父母是人之常情,与年龄无关,你也没必要掩饰自己。」神算会心一笑,淡然说道。

      杨野惊讶无比地说道:「相命,真有这般神奇?」

      「神算」未作回答,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请老师多多指点. 」杨野起身鞠了一个躬,尊敬地说道。

      「神算」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年轻人为了追求想要的东西而努力,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
太过份了!」

      「呃……我不明白老师您的话?」杨野故作不解,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慌乱.

      「别装蒜了!」神算以严厉的口气,说道:「若非你的公司,在对社会弱势的善行上,一直不遗余力的贡献与付出,你早就遭到报应了。」

      杨野心中一阵默然,低头沉思、不发一语,被人这般数落,他不但没有丝毫怨气与恼羞成怒,反而兴起了一股招揽之意。

      思索甚久,杨野抬起头来,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拿出了一张名片,恭敬地说道:「老师果然名不虚传,神算二字当之无愧,请您继续教导我,而且我也想
聘请您担任敝公司顾问一职,请您别推辞. 」

      「我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方便,不适宜再奔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了。」神算推辞道。

      「老师请放心,不会要您每天来回奔波的,您尽管开店营业,只要在我有疑惑难决的时候,为我指点迷津即可,薪水方面请放心,绝不会亏待老师。」杨
野继续说道。

      神算不为所动,冷默地说道:「钱,对我来说只是济贫的工具,不是用来享受生活的!否则为什么我还窝在这个破房子里,以我这辈子赚的钱,难道住不
起豪宅、吃不起美食吗?」

      「这个我明白!」杨野毫不放弃,继续劝道:「老师仁善,渡救苍生。」
      「哈哈哈……」神算展颜笑道:「我没有这么伟大,只是尽一己之力,做多少、算多少罢了。」

      「老师是否想过为需要帮助的人,尽更大的力?」杨野说道。

      「哦,怎么说?」神算疑惑地望着他,问道。

      杨野坚定地说道:「只要老师肯加入敝公司的阵容,我在这里承诺,将来只要是老师参与决策的案子,我便捐出利润的百分之十,作为济贫行善之用。」

      「这……」神算心动,陷入深思。

      杨野见状,急忙再加一把劲,说道:「如此一来,老师的力量岂不是变得更大?」

      「让我考虑考虑吧!不管接不接受我都会通知你。」思考片刻,神算摇了摇手上的名片,说道。

      「那好吧,希望有机会能与老师一同为这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努力。」杨野心知不可过份进逼,於是站起身来,鞠躬告辞.

      杨野走后,「神算」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须臾,神算才喃喃自语道:「呼……半生相命……终於遇到一个……」随即双眼一睁,深沉的目光一亮,继续说道:「真正的「霸王命格」!」

      *********************************

      时间很快又过了一个月。

      这天,陪客户吃完饭后的杨野,开着自己的车子,准备回家。

      自从拥有了自己觊觎许久的女神之后,杨野处处显得意气风发,再加上张丽如因为被自己奸淫而受孕,那内心变态的优越感,更是到达无可复加的地步!
这么完美的女人,被自己下了种,怀了自己的孩子,想起来是多么地令人兴奋.

      心情一但开朗,不论做什么都特别地得心应手、如有神助!今天又签下了一张巨额的订单,事业又更上了一层楼,自己的实力,更加雄浑了,无论是保护
自己心爱的女人,或者是对於将来的「猎艳行动」,杨野就更有自信与把握了。

      车子里播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杨野的歌声虽然有些「抱歉」,但依然自得其乐地哼了起来……

      杨野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用张丽如芳香柔腻的赤裸娇躯,好好地犒赏自己一下!

      车子稳健地在回家的路上行驶着,在这个时间,这条通往市郊的路几乎没有什么人车;杨野扭动了一下有些发硬的脖颈,不经意地瞥了后视镜一眼,看到
远远地有一辆车子,以跟自己车子相同的速度行驶着。

      杨野觉得有些不寻常,故意放慢速度,结果对方也跟着降低了速度;杨野心生疑惑,故意在一条岔路口转弯,看看对方的目标是否是自己?

      果不其然,那辆车又跟了上来!杨野微微冷笑,随即拨通了电话……
      父亲经过了手术的急救,挽回了宝贵的生命,经过一个月的休养,终於出院了!赖俊伟迫不及待地再次投入跟踪的行动。

      他已经跟踪杨野已经好几次了,但是前几次都不小心跟丢了,这次总算是跟上了!

      「这次说什么也要跟好……」赖俊伟咬紧牙关,喃喃自语道。

      赖俊伟皱紧了眉头,带着红丝的双目,直视着前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那辆车的尾灯。

      前方的那辆车,速度突然减慢,赖俊伟急忙放松油门、微踩煞车,尽力与前方的车子,保持一定的车距。

      又跟了一阵子,前方的那辆车突然右转弯,车身剧烈的倾斜了一下,向另外一条岔路开了进去。

      赖俊伟连忙又跟了上去,大约二十分钟不到,前方的那辆车又拐了个弯,前面出现了一幢精美、豪华的别墅。

      前方的车子,在这一幢豪华的宅邸前停了下来,大门缓缓地自动打开……
      赖俊伟连忙关掉车灯,再将车子直接开进路边的草丛里,转身注视目标车的动静.

      看到前方的车子开进了大门,大门随即自动关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车子的尾灯熄灭了,车上的人也下了车,正在开门进屋。

      赖俊伟同时也下了车,藉着路旁的树木遮蔽,慢慢地逼进豪宅……

      房子里的灯光亮了起来,赖俊伟随即来到围墙边,他往四下机警地望了望,双手攀住墙头,一个翻身,越过了围墙,当他双脚着地的时候,突然头部挨了重
重的一击!赖俊伟只感到一阵椎心的疼痛,便失去了知觉,眼前一黑,直接栽倒
在地上。

      此时,杨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慢慢地走到赖俊伟的面前,俯身从他的口袋里搜出了手机,冷冷地笑道:「哼哼!业余水准,年纪大我好几岁,还搞这种
跟踪的小把戏。」

      院子的四周,出现几个人影,往杨野站着的地方聚拢,为首者李胜辉开口问道:「董事长,接下来怎么办?」

      杨野将手机交给他,说道:「派两个人带着手机,到全台湾各地去玩玩,玩他个十天半个月,等我通知后再回来!一切费用算我。」

      李胜辉毫不迟疑,恭身答道:「是,不过费用不用您出,刘老大特别指示,不可以拿您的钱. 」

      杨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刘老大那边我会和他说,你们不用担心!」
      「是。」李胜辉指着躺在地上的赖俊伟,问道:「这个人怎么处理?灭了他吗?只要您一句话,绝不会牵连到您的。」

      「暂时不用,他还有用处。」杨野摇摇头,吩咐道:「你们先把他关起来再说. 」

      於是,两个人架起了昏迷不醒的赖俊伟,跟在杨野身后,进入豪宅。
      「好极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自己送上门来了……」杨野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

      赖俊伟微弱地呻吟了几声,头壳上还感受得到那火辣辣的疼痛,摇晃了一下昏沉沉的脑袋,缓缓地恢复了知觉,慢慢地张开了眼睛。

      「你终於醒了!」一个隐含嘲讽的声音,在身前不远处响起:「赖先生这么晚了还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如果是手头紧,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不必
干这种违法的事啊。」

      赖俊伟发现自己身处於一个大型的牢笼里,四周都是小腿般粗细的铁栏杆,自己的四肢,被数条手臂般粗细的铁链,锁铐在铁柱上;而牢笼外站着的男人,
正是杨野,他的身后站着四个彪型大汉.

      「我的妻子是不是在你这里?」赖俊伟满怀敌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冷静地问道。

      「赖先生这话就说得奇怪了,你找你的妻子,应该回家找才对,怎么会跑到寒舍来找?这不是很不合道理吗?」杨野冷笑着说道。

      「明人不说暗话!」赖俊伟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的生死,已经操纵在你的手上,你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

      「哈哈哈,痛快!」杨野大笑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跟你演戏了!没错,丽如宝贝的确在我这里,而且我们已经发生过无数次的性爱关系了,哈哈……」

      「放屁!」杨野话未说完,赖俊伟便暴跳如雷地打断道:「我和丽如夫妻情深,彼此信任,岂是你可以挑拨的!还有,你没资格这么称呼我老婆。」

      「呵呵!」杨野冷笑道:「你错了!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数,而是我说了算数。」

      「哼!」赖俊伟冷哼一声。

      杨野接着说道:「这段日子我和丽如宝贝过着甜蜜的生活,我们小俩口非常恩爱,可以说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我非常珍惜她对我的浓情密意,我也非
常地怜爱她。」

      赖俊伟不屑地说道:「丽如不可能爱上你这种人!」

      「你又错了!她爱不爱我?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她。」杨野丝毫不以为意地回答道。

      赖俊伟不欲与他做口舌之争,直接说道:「我要见我老婆。」

      「你老婆?」杨野说道:「她都已经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了,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怎么还能这么死皮赖脸啊!」

      赖俊伟死死地盯着他的双眼,重覆地说道:「我要见我老婆。」

      「哈哈哈……」杨野仰天狂笑道:「她是我所疼爱的心肝宝贝,美得好似仙女下凡,让你这个臭男人看一眼,对冰清玉洁的她而言,都是一种罪大恶极的
玷污。

      「我要见我老婆。」赖俊伟依旧固执地说道。

      「签字!」杨野把离婚协议书和一枝原子笔,扔到了赖俊伟的身前,「你快点签好名,然后滚回你家去,我没空陪你,今晚我还要好好地享受我那娇滴滴
的美人儿,她已经等我很久了。」

      「办不到!」赖俊伟断然拒绝.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杨野嘴角上扬,对着身后四人下令道:「他不签,你们就打到他签。」

      只见那四人走到牢笼前,打开了牢门,然后鱼贯地走了进去,接着,传出了拳拳到肉的声音……

      这时的杨野,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

      *********************************

      张丽如的「闺房」中。

      浴室中传来水声,温热的水流,从莲蓬头喷洒而下,沖洗着张丽如凝脂如玉的香肌玉肤.

      在浴室的镜子里,映照出她那得天独厚的窈窕娇躯,身姿还是那么地婀娜惹火,唯一不同的,是那怀孕三个多月的小腹,微微有些隆起,每次只要想起或
是看到,芳心深处都有些莫名的纠结,甚至是……恐惧。

      噁心欲吐、背痛腰酸、胸闷心悸、头痛眩晕、昏昏欲睡……这些妊娠初期的种种不适症状,就好像当年怀第一胎的时候,全都准确地回来报到!

      而肉体上的其他变化,当然以小腹部最为明显,那有孕在身的轮廓,已经依稀可见;原本就丰腴傲人的乳肉,更是感受到一天比一天来得肿胀、沉坠;而
那雪嫩弹翘的臀肉,因为骨盆腔的变宽,更显得丰润腴硕!令杨野更是喜爱至极,几乎每天都「爱不释手」地尽情把玩、揉捏。

      三个多月的身孕,胚胎已经发育成形,张丽如已经可以深刻感觉到了一个新的生命正在形成,想到自已竟成为那个男人的育种工具,她感到自己是多么的
可悲、多么的淒凉!甚至在面对日渐隆起的小腹,她只能无语问苍天,自己究竟
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沦落到这种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丽如感到腹中的这个孩子,生命力好像特别地强猛,虽然不是很激烈,却很明显!

      这让张丽如想起了自己怀前两胎的时候,几乎没有那么早感到孩子的脉动,但这种感觉自己还是那么的熟悉,孩子的心跳,总是与自己的心跳同步,这种血
脉相连的关系,是斩不断、分不开的!

      有的时候,她竟然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悦,在艳光四射的绝美俏脸上,时常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慈爱的光辉!母爱天生,张丽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
腹中的小生命,因为不管是谁下的种,这毕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

      轻轻叹了一口气,张丽如擦乾身体,裹着浴巾,用吹风机吹乾秀发之后,走出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之后,发现杨野已经回来了,脱个精光正躺在床上,芳心又是一阵焦躁、一阵黯然。

      张丽如乖巧地爬上了大床,静默地躺在男人的身边。

      杨野侧卧着,伸手解开张丽如裹身的浴巾,然后温柔地爱抚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接着又疼爱无比地吻了几下,接着将耳朵贴在上面倾听,希望能听到胎
儿的声音,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喜爱这个孩子。

      看到杨野的模样,张丽如羞愧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将自己的螓首转向另一边,想到自己是被他以卑鄙的手段强行受孕,她就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狂
袭心头.

      张丽如刚开始的时候,对於这个胎儿充满了厌恶,感觉那是杨野在她身上留下的耻辱,是个孽种!但是,这也是自己的骨肉啊,怎么能叫他孽种呢?

      可是,当看着自己的肚皮,一天比一天突起的时候,张丽如心里所产生的罪恶感,却是越来越强烈,她觉得愧对自己的丈夫,无颜面对自己的两个儿子以
及父母和公婆,她更是无法正视自己,她甚至於没有勇气去想未来的事,因为她
实在不敢想像自己将来真的生下这个小孩后,会是一种怎样失控的情形?

      张丽如真的感到徬徨、感到无助,她觉得自己好无能,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反抗命运扣在她身体上的枷锁,她唯一的选择,只能认命的顺从。

      这样不堪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张丽如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惊世骇俗的噩梦!虽然,她很清楚,纵然是梦,也是一场永远不会醒的梦。

      看到杨野流露出将为人父的模样,张丽如有些无奈,她的芳心深处充满了矛盾,这毕竟也是一个生命的开始,是自己辛苦怀胎孕育的小生命!怎能不对他
产生亲情?

      「孩子的妈,有没有感觉到胎动啊……」杨野关切地问道。

      一句孩子的妈,使得张丽如羞涩难堪至极,水嫩的香腮上,浮现两朵红云,闭紧了那双清澈透亮的双眸,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野见到心爱女人的羞态,不禁一阵意乱情迷,一边停止抚摸的动作、一边在张丽如嫣红玉润的脸蛋上,不断地亲吻起来,更不时地伸出舌头,将自己的
唾液,涂满在她那美得惊世骇俗的娇靥上……

      张丽如秀眉深蹙,强忍着男人口水的异味,任由杨野为所欲为……

      直到杨野满意之后,又自顾自地爱抚着张丽如隆起的肚皮,故意说道:「宝贝!要是胎儿会动了,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我孩子的妈。」

      张丽如的芳心,竟然出现一丝莫名的安慰,心想:「他居然那么疼爱这个孩子,倒也不是很坏……」

      於是,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回答道:「知……知道了。」

      怀孕中的女人,身子最为敏感,更何况是张丽如这种极品等级的性感尤物,所以,不多时便在杨野的爱抚下,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细细的嘤咛。

      对於自己动情的反应,张丽如感到无比的难堪,於是轻轻侧过身去,背对着男人。

      杨野抬起了张丽如的一只玉足,挺起了巨大、狰狞的肉棒,对准了张丽如淫液横流的小嫩穴,温柔无比地缓缓进入……

      「啊……」张丽如仰起螓首,发出一声娇啼。

      杨野顿时感到湿润温热的肉穴,紧紧地箍勒着自己的肉棒,里面的每一处细小的肉褶,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得到,四周的嫩肉,微微的蠕动、收缩着,彷彿
千百个小舌尖,一起挤压、轻啄自己的庞然巨物!

      他忍不住又将肉棒插的深入一些。

      「啊……别……太深了……宝宝……危险……啊……」发自於自然的母爱天性,使得张丽如在汹涌欲潮中,依然保持一丝理智,开口提醒背后的男人。

      「嗯!」杨野轻轻叼着她圆润如珠的耳垂,仔仔细细地舔吻着,强而有力的手臂,环绕到张丽如玲珑浮凸的酥胸上,紧紧地抱住了她,手掌更是抚上了那
如梦幻般的饱满乳肉,食、中二指更是夹住了娇嫩的小乳头.

      酥胸上的「要害」遭袭,张丽如更是情欲难扼,不停地发出动人的哀吟:「啊……啊……好胀……啊……好大……」

      杨野一直温柔细心地缓慢抽插,十二万分地怜爱怀里的人妻少妇,但是,「蚕囊韧穴」带给自己太大的刺激,让他一不小心,手掌力道没控制好,用力揉
捏了下去。

      「唔……好痛……啊……别捏太用力……啊……很痛……」怀孕带来的乳房肿胀,让张丽如禁不住开口求饶。

      杨野连忙放松手掌上的力气,专心控制着抽插的速度。

      「啊……」终於,张丽如发出了一声最高亢的娇吟,被抱在杨野怀里的赤裸娇躯,激起一阵如同抽搐般的颤栗,温暖紧凑的小嫩穴,在喷出大股玉液阴津
的同时,更是猛然激烈地收缩,娇滴滴的美人儿,迎来了不同於以往的性爱高潮。
      杨野一时没有察觉,被「蚕囊韧穴」里的强烈蠕动、收缩,刺激得肉棒一阵激烈的抖动,一股滚烫浓稠的精液,爆射进了张丽如阴道里的最深处,直灌到
她正在孕育小生命的子宫里去。

      杨野不由得一阵懊恼,这是生平第一次那么快被榨出精来,对於完全征服「蚕囊韧穴」,看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温柔地清洁完张丽如香汗淋漓的迷人肉体后,杨野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然后才缓慢地说道:「今天晚上抓到了一个想进屋行窃的小偷。」

      张丽如听到杨野的话,心中倏然一动,猛然睁开了灿若星辰的美眸,然后是一阵恐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4-0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