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小羽毛再现江湖-圣诞篇
小羽毛再现江湖-圣诞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哎呀这平安夜过得我都懒得起床……现在中国的各种节过得都太没创意了,全是约妹子开房XXOO,举个例子,圣诞节,在美国,苹果脱销;在中国,避孕套脱销……情人节,在美国,玫瑰脱销;在中国,避孕套脱销……儿童节,在美国,糖果脱销;在中国,避孕套脱销(可能是没进货)……刚上线就看见萧萧冲我嚷嚷:“昨天晚上和孪生双胞胎3P啊,各种爽~,到现在都直不起腰啊~!”

  我操弄得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赶紧的,求图求真相!”

  萧萧沉默了半天之后给我发来了一张图片传输的请求,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确定接受’的按钮……哎呀我操传的可太慢了,这可急死我了,好半天才100%接受完毕,打开图片之后……映入眼帘的是萧萧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原来这傻逼撸了一宿……我顿时不想搭理他了,拿起电话,看见有好多未接来店,我就给一个一个的拨过去,小邪,不在,宝宝,不在,大圣,没人接……我越打越郁闷,终于有一个陌生号码里有人接了,这人幽幽地道:“喂——”我这会已经满肚子火,大声喝问:“你是谁?”这人说:

  “你猜——”

  我杀了这人的心思都有了,咆哮道:“你……”

  这人抢先说:“您听说过安利吗先生?”

  我愕然:“大清早你就卖安利啊,今天圣诞啊大哥?”

  那边说:“我们这里有安利的避孕套,请问您有需要吗?”

  话到这里,我只能憋着火说:“不需要,谢谢了……”

  继续打,“喂,你早sei捏(找谁呢)?”外地的?挂了。

  契而不舍的接着打,终于有个正常人接电话了,我听声音问:“水哥?”

  听声音水哥情绪相当低落,有些呜咽地说:“啥事?”

  “咱们的人呢?”

  水哥心不在焉地说:“小邪昨天把了个妹子,去开房了。”

  “那宝宝他们都哪去了?”

  “宝宝说自己呆着没意思,也出去找姑娘了。”

  想不到宝宝昨天也不能免俗,我不禁有些失望的说:“那大圣他们人呢?”

  “因为没事,所以他们也去找姑娘喝酒了开房——他们其实是先走的。”

  我:“……那有没有没出去开房的兄弟呢?”

  “有啊,有不少呢。”

  “那他们呢?”

  “他们一看大家都去开房了,就把姑娘都带回来睡了……”

  我:“……”

  水哥不说话,那边传来抽鼻子声。

  我这才关切地问:“那你怎么不去?”

  “我在看《对不起我爱你》呢,太他妈感人了,5555555。”水哥号啕大哭。

  ==================================分割在这里介绍一下水哥,水哥其实是他的外号,有这个外号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名字里带水,是因为他给自己的网名叫做凌尘若水,这个网名迷惑了很多年轻识浅,涉世未深的纯情少女,都觉得他特有文学素养,特有文采,但其实只有我们哥们几个才知道这个外号的真正含义……整个外号分为两部分:1,凌尘?2,若水具体含义就是:凌尘=凌晨??若水=像水一样……意思是每天凌晨,他撸出来的东西都像水一样……这一切都是他纵欲过度造成的……早些时候人家还叫他阿汤哥来着……水哥是一个粗人,直肠子,武力值很高,以前有个社会上的肌肉男来学校截钱,刚照面儿,就被水哥一脚KO,之后臣服于水哥的淫威,至今见到水哥还有下意识护裆的动作。

  我们给他总结了一句话:平世上未平之事,打天下没打之人。

  前一阵流行劲舞团那会,我们学校有个小伙玩劲舞团,估计是得罪了什么人,一群人杀到我们学校来了,一眼望过去,不愧是搞街舞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穿得五花八门,手里拿着的最短是指甲刀,最长是一根竹竿——现在的孩子在选择兵器方面太有创意了。

  我们大伙都没做声,该写作业写作业,该打孩子打孩子,这种20人以下人数的团体不需要浪费110,这片是水哥的治安专属地。

  水哥飞快地出现了,他大步流星走向对手,神情自然犹如进菜市场里直奔茄子土豆一般,一句话都没有说——诸位你们做饭前会和米饭说话吗?

  迎面的劲舞团的团长(听见别人叫什么索哥来着)吐掉嘴里的烟蒂——这是他最后的风度表现,迎头走向水哥,也许是想表达点什么。

  水哥根本就没有去听他说什么,或他根本就是在找一个战的机会而根本不需要理由,他甚至连斗口的话都无心与这些战斗力只有5的渣滓罗嗦。水哥只是斜眼瞥了一下距离,然后从空中拉出一道雾腾腾的彩虹,将一暖瓶开水全泼了出去。

  BINGO,全中!几乎没有一滴洒在了地上,从发梢渗透到发根,从脑门一直浇到鞋带。

  团长索哥在雾气缭绕中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刺破苍穹的高音,尽管我离得较远,仍然感觉到了那一声高音绝对是国家大剧院级别的,声音直透云霄。

  索哥同学一边扭动身躯并作出一些单腿跳之类的奇异动作,一边胡乱想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赞美他的战斗本能,居然还能掏出一把比瑞士军刀略长的刀子胡乱挥舞着以表达自己还没有屈服。

  ——还没有完全丧失斗志呢水哥根本没有去看这个可怜的生物是如何反抗的,他只是轻轻地将开水壶放下,反手将第二瓶开水浇了过去。

  然后水哥就从这个躺在地上,抱着头一边乱滚一边嚎哭的可怜人身边走了过去,他带着一丝嘲弄的微笑,直接走向团长带来的,已经完全看傻了的杂鱼们。一边走一边平摊双手,以示自己已经完全没有携带武器,是来了解情况的。

  对面发一声喊,逃得干干净净,有个女的逃跑时还崴断了高跟鞋。一瘸一拐地逃上了一辆摩托车,转进速度之快令久经沙场的水哥也没有能够及时追上,水哥于是抄起墙角的蜂窝煤,首发命中后脑勺,第二发命中反光镜,摩托车手载着他一脑袋煤渣的半昏迷女友狂奔而去。

  水哥威名赫赫,少有一合之将,但是据校内女生偷偷说,其实水哥号称闪电侠——具体含义我就不解释了,反正就是嗖的一下,你懂的……再次分割看着未接电话回的我都绝望了,我打开QQ的时候,却给了我惊喜:

  是一个甜美的头像在跳动:“你猜猜我是谁?”

  真是久旱逢甘霖啊,光看着就是一个花姑娘啊,而且名字很眼熟——叫漂羽,因为很不确定,我小心翼翼的试探:“我猜是我心目中的小美女呗?”

  那边给我发来一个调皮的表情:“讨厌,就你嘴甜~在干嘛?”

  我还是没摸准是谁,继续试探:“刚起,你呢,在干嘛?”

  只听那边的姑娘说:“我昨晚刚下飞机回来,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湿的,在床上等干呢。”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最后一个‘干’字是读1声还是读4声啊?”

  等等……漂羽?

  刚下飞机?

  刚回来?

  我一下子醒悟,飞快的打字过去:“小羽?你回来了?”

  对面发来一个乐悠悠的表情:“还那么坏,想我没,死东西?”

  想啊想啊,太想了……我赶紧掏出电话给小羽打了过去,话里话长的腻味了半天——你们猜我俩都聊啥了?人生?爱情?哲学?工作?性生活?

  呸,不告诉你们,一群流氓……分割我飞一般的打车过去,来到了小羽给我的宾馆房间,门没锁,我悄悄的进了房间,见卫生间的灯亮着,一个妙曼的胴体似隐似现,我蹑手蹑脚来到门前,使劲一拉——锁上了。

  小羽听门锁一响,立刻发现了我,她在里面娇腻地骂了一声:“死东西。”我筋酥骨软,抓住卫生间把手虐待性地摇着,火急火燎地喊:“你快点,都想死我了!”

  小羽在里面摆了一个撩人地姿势,腻声道:“有本事你进来呀。”

  我在外边邪恶地笑:“老子不但进去而且进去!”

  小羽当然听得懂这句极隐晦的暗示,忍不住哼哼了一声,嘿嘿,我就不信她不想我,果然,一个还白乎乎热腾腾娇嫩嫩的身体破门而出,小羽只穿了一套内衣,一下栽进我怀里,一边娇声骂着“死东西”。

  我手隔着内衣在她身上轻轻一捏,小羽那让人发狂的曲线就完全展示在我眼前,我隔着衣服一口叼住她一只乳房,小羽“呜”了一声,像要哭出来,我把她卡在我腰上,摩擦了两下,让她也感觉到我的变化,小羽冲我吃吃的笑:“郎君,中了阴阳和合散,快来帮我解毒吧~”

  我把她扔在床上,白色的保暖内衣让她和床单溶为一体,我迅速把自己蜕光,作了一个鱼跃预备式,小羽看着我,吃吃地笑着,就在我一条腿已经离地,马上要接近胜利的时候,“咚咚咚”,敲门声,我顿时僵在了当地,我的双手平举,一脚凌空,一腿半曲,正是一个经典的马踏飞燕地造型,又有点像《少林足球》里周星星那制胜一脚,我怒气冲冲地问:“谁呀?”

  门外的人好象感觉到了我的愤怒,小心翼翼地说:“您好,我们宾馆有提供免费的餐后水果……”

  我断然道:“不需要!”门外立刻没了声息。

  小羽指了指门把手上挂的“请勿打扰”牌子,我快步走过去,我打开门,把那个“请勿打扰”的牌子端端正正门前,然后咣当一声把门关上。

  小羽迷蒙地说:“你发什么神经!”

  我一下跳到她身上,幸福的大叫:“因为老子进来了!”

  我用嘴、手、甚至是大腿根在小羽身上游走着,小羽挺了挺身子,难受地把我往下推了推,我当时觉得她并不是要把我推开,而是想接进一点,我估计她那甜蜜多汁的身体已经准备要接受我了。

  慢慢的我脱下她的上衣,小羽,她真美,那圆润的锁骨,并不算太大却刚好能让我的手有所依托的胸,让我忍不住的找到了婴儿般的感觉——真想吃个够呀……我边吻着小羽,慢慢的往下移,用手抓住了保暖裤的边沿,轻轻的慢慢的往下拉,小羽拿白皙的而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展现在我眼前,好白呀,好软呀,而两条小腿间的地带……就更白了——怎么一条大大的卫生巾出现在本不该出现的地方呢?

  我记得当时我眼圈就红了,我抬起头看着她,特别不敢相信的地说:“怎么回事?”

  小羽坏坏的冲我一笑:“今天红灯哟~请司机师傅小心驾驶……”

  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别闹!”

  “真的,我也想啊。”

  我抓狂道:“那你勾引我干毛啊?”

  小羽眨巴眨巴眼睛:“勾引一下而已嘛,我又没想到你反映这么激烈。”

  我急急火火地穿衣服,小羽奇怪地问:“你干什么去?”

  “老子找小姐去!”

  小羽一点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再给你一次机会,干什么去?”

  我哭丧着脸:“还能干什么,出去冒袋烟冷静冷静。”

  小羽说:“去吧去吧。”末了又加了一句,“给你5分钟时间。”

  ……我在门口点了根烟,冷静了半天,好容易才让小兄弟重新躺了下去,之后又进了房间,我俩才好好的温存了一番,我抱着赤裸的小羽(当然要脱光了,当然不该脱的没脱,影响美感哈),温情的对她说:“你在那边有没有……(此处省略6689字对话,内容很黄很肉麻)。”

  小羽不插话,在我怀里一直看着我,听我胡扯,哎呀,反正整个场面很温馨,很煽情,很狗血……哎呀要是有个拍韩剧的导演在这里,我估计能给我俩当时的情形拍个100多集的连续剧——当然要是有拍日剧的就更好了……分割晚上小羽闹着要去KTV玩,我当然依着她了,由于众兄弟都不在,只好给沉浸在《对不起我爱你》的悲伤中的水哥打了电话,相约一起来到金碧辉煌的XX街KTV。

  见面后的水哥脸上已经一扫《对不起我爱你》里的悲伤,在偷偷的询问我找小姐会不会让小羽不高兴之后,我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这孙子乐开了……进了包房之后,水哥就兴冲冲的挑了一个最喜欢的小MM,20多岁,长得很开放,穿的也很开放,之后有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小羽——这孙子真懂事儿哈,小羽坐在我怀里,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无所谓,示意他开心就好。

  水哥就好像得到了免死金牌一样玩开了,对着怀里的小姐一顿乱亲乱摸……开始这个小MM好像不太配合的样子——没两下水哥雄壮的小手已经要伸到人家裙子里了,这小妞当即推开,并且用眼神表示了不满意。

  水哥只用了一句话就瓦解了这个姑娘的反抗,这句话是:“陪哥好好玩,待会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结果就是这小妞在5分钟之内被解除了一切武装,让水水把浑身上下摸了个遍,还被动着被水哥亲了好久……水哥心满意足之后,咕嘟咕嘟灌下去大半瓶啤酒,然后从裤兜内掏出一袋小浣熊香辣蟹干脆面的调料,递给怀中的小MM说:“给,拿着!干着吃或者拿水冲着喝都可以……”

  小姐:“……”

  我看着该小姐马上有要抓狂发飙的节奏,赶紧把人拉出去,偷偷给了200小费并许诺了无数好处之后,小姐的小脸儿才由阴转晴,勉强回到包房继续娱乐。

  此小节暂且略过不表……若干时间过后,正当我们尽释前嫌引吭高歌放声歌唱的时候,从门外探进一个脑袋,冲水哥怀里的姑娘招手:“小C,出来一下!有人找。”

  小C(水哥点的姑娘)点点头,冲我们留下一个抱歉的眼神之后走了出去,过了10分钟之后回来了,示意我们别介意,继续玩。

  我很好奇,就悄悄的问她:“为什么管你叫小C啊?是说你的英文名字吗?”

  小C笑了笑:“你想的太复杂了,其实是因为我的真名姓曹,是C为开头的,所以大家都这么叫。”

  我无语,这么傻逼的规矩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姓曹就叫小C,那要是萧萧在这里怎么叫?小X?人家还以为被和谐掉了呢,宝宝的话就更难听了,小……哎呀真讨厌,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都说到哪儿了,怎么就没有人拦着我点呢?

  最后水哥拉着小C在一旁淫乱了,我和小羽没管他俩,这一夜都在温情的唱歌,用眼神和歌声传达我们相互的思念。

  我拥着怀里的小羽,听着她婉转的歌声,轻吻着她,那场面很温情,很温情——如果两个伴舞的不是在淫乱就更好了……分割午夜,我们4个人(水哥带小C出台了),打了一辆车回我们的住处,水哥很是高兴,车开在宽阔的大街上,水哥忽然来了诗兴,大声道:“呜呼哉!”

  我们吓了一跳,水哥抱歉地冲小羽讪笑了一下说:“小羽,听说你是个才女啊,我有一首诗,想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一下。”

  我心里咯噔一下——丫不会喝高了发酒疯吧?

  “哦,不妨念来听听。”小羽根本不知道情况。

  水哥挺直身子,张开双臂,低沉而又抒情地说:“在苍茫的大地上……”

  小羽看着他,意示嘉许,然后要他继续。

  “什么也没有……”水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小羽微微点头道:“很直白,但很有感染力。”

  然后水哥就傻了,呜呼哉,水哥的灵感是如此短暂,还不如射精的时间长。

  小羽还在听着,半天没动静之后她看看水哥,说:“继续啊,还没点题。”

  水哥憋了半天,终于爆发式地点了一句题:“大地苍茫!”

  “完了?”小羽问。

  “嗯,”水哥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诗怎么样?”

  小羽面无表情地说:“咱们是不是快到了?”

  水哥也很快没事人一样说:“嗯,快了。”

  我和小C:“……”

  连司机都喷了……哎呀,水哥呀,你叫我拿什么挽救你呢?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2-12更新.